中国江苏网
 
 
第七章 二百三十八年(4)
2012-03-13 10:53:47 来源:中国江苏网 【大字 中字 小字】 【打印预览

连载:《法老的宠妃》

  啪的一声,颈饰被他按到玻璃台柜上,从荷鲁斯之眼的下方,玻璃缓缓破碎开来,形成蛛网一般的裂痕。他走上前两步,冰冷而坚硬的手指夹住她的下巴,微微抬起,强迫她看着他,“你这个都快哭出来的样子是什么,你难道不知道这样的事情吗?拉美西斯是全西亚最强大国家的君主,你以为他是什么样的人?就算他因为你舍弃生命保护了他而一时产生恻隐之心,他依旧是他,不会发生什么本质性的变化的。”

  艾薇咬住嘴唇,为了忍住眼泪喉咙已经哽咽得生疼,她用力挥手,想要将他打开。而这时冬却一侧身,轻描淡写地躲过她,继续说:“啊,你不会不知道他的另一个妹妹亚曼拉吧。你或许和她有点像。亚曼拉以神婚的名义嫁给了拉美西斯,当年受了赫梯的指使。法老早就发现了这事情,却纵容她,直到她的错误无可挽回,赫梯的阴谋告诸天下,激起民众对赫梯巨大的愤恨。诚然,那之后法老在西奈半岛打了个漂亮的攻坚战,顺便稳固了叙利亚南部的掌控权。但是那名小公主自杀的时候,连我都有些不忍。”

  “不要说了……”

  “到最后,拉美西斯也不过是在帝王谷给她修了个漂亮的坟墓而已。她全心全意的爱恋,最后只换回了这个漂亮的小坟墓而已。你的下场又会有何区别呢,艾薇公主——”

  “住口!”艾薇大声地喊叫出来,有些尖锐的声音在诡异的空间里游荡,渐渐散去。

  冬像变了一个人一般,他的话语略带讥诮,却又真实得令人不敢细细品味。他的每一句话都异常尖锐,挑开她脆弱的心,深深地刺入最柔软的深处,然后再翻滚搅动,搞得一片血肉模糊。

  她用力地喘息着,将心底的呐喊生生地压抑回去。

  她以为拉美西斯是怎样的人?她会不了解他的冷酷、他的淡漠、他的残忍?他是多么伟大的君主,她只是太过幸运,才会在另一个时空里得到过他的爱情。而当甜蜜的外衣被剥下,在这个时空再次相遇时,她能见到的便都是他的冷酷无情,属于这名伟大法老的真实。即使心里有再多的挣扎、再多的不愿承认,从他牵过她的手,将她送上前往古实的行船时,她就知道,在内心深处,自己已经屈服于这样不堪的现实。

  他从未指望她活下去。那艘船的本意,就是要将她送往地狱。不管她是直接死在古实边境,或是被拉玛反抗军抓起来,或是最后死在战场,无论如何,他都会得到理由,出兵彻底征服古实。

  她一直想在他身上寻找到她爱的那个人。拉着她的手,珍惜着她,宠溺着她,为了她可以不惜放弃自己生命的人。但,时空已经消逝。他没了爱她的记忆,她没了他爱的相貌。

  她变成他庞大棋局中渺小的棋子,抱着想要变成对弈人的妄想,按照既定的路线,走向灭亡。

  她垂下头,明明很想哭,却掉不出眼泪来。

  爱情竟是如此脆弱的东西,跨越时空的山盟海誓,面对荷鲁斯之眼的恶作剧,如此不堪一击。

  她用尽全力,压抑自己起伏的情绪,喃喃地说:“诚如你所说,我已经失去了被利用的意义,那么,你为什么还要来找我呢?”

  那一刻,冬面孔上一直带着的浅浅微笑,仿佛融进了室内昏暗的灯光里,消失不见了。

  他的声音是温和的,却是从温和里透出的一丝冰冷的寒意。一种仿佛随时都会将她刺伤般的冷漠。那一刻,艾薇根本无法确定,眼前的这个人,究竟是冬,还是一个与他有着相仿外貌的其他人。而他只是淡淡地说:“就算我说了,你也不会理解的。”

  “但我会试着理解。”艾薇紧接着说了一句,“我相信冬说的话。”

  仓促的声音在空间内漾开,然后被冰冷的空气吞噬,室内陷入了一阵尴尬的沉默。那一刻,艾薇为自己有些自大的表白有些后悔,但随即,她还是想,不管冬经历了什么,她都要去努力了解,就好像他当年曾经努力了解过她一般。可正要继续说些什么,突然从楼下传来一阵阵的骚乱。冬的听力很好,隐隐听到是一直跟着艾薇的保镖听了本宅的命令,吵着要将艾薇接走。他沉默不语,伸手推开了内室的房门,眼前并非是如同外室一样的淡淡橘色,也看不到任何文物的痕迹。

返回目录

作者:  编辑:高利平
分享: 分享到QQ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