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
 
 
第十章 热风(4)
2012-03-14 14:23:18 来源:中国江苏网 【大字 中字 小字】 【打印预览

连载:《法老的宠妃》

  不是为了伤害埃及,只是为了人人自保。在个人面前,无伤大雅的国家利益似乎这样渺小。而法老的作用,不过是牵制这些不同的团体,让他们尽可能地为国家的未来效力。

  能信任谁?谁也不能信任……

  真可怜。

  她一直没有停下喝酒。脑袋里开始晕乎乎的,但是却停不下来。她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不知何时起从心中的默想,变为了轻轻的低语。

  多么奇妙,她只是从书本里读到过拉美西斯的事情,古代西亚的事情,埃及帝国的事情。但是,在另一个时空里的过往,使得这些平凡的铅字变得那样血肉真实,令她割舍不下。

  站在王椅旁孤独的年轻君主,伫立在尼罗河畔静静等待自己出现的青年……不管多少人簇拥在他身边,他却一直是一个人。他能依靠的,他曾经依靠过的,只有她的肩膀。他疲惫的时候,会无助地靠在她的身上。于是她便可以不顾一切地垂下头,用自己纤细的手臂,不遗余力地、紧紧地抱住他。

  那么喜欢,那么的喜欢。

  “但是,不管多么喜欢,都不能再拥抱了。”

  视线变得模糊,椅子上年轻君主的样子变得飘忽,就好像数百个夜晚梦境里的影子,近在眼前,却远到她从来未能碰触过。她又做了这样一个梦。但是她甚至在梦里和他说了话。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地向外走去。可走了没几步,就觉得天旋地转,好像掉进了棉花糖的海洋里。她满足地闭上眼睛,头一歪,向后倒去,摔倒在薄毯上,竟然就这样睡着了。

  手指轻轻地松开,泥塑的杯子滚到房间的角落,转了个圈,晃了晃,慢慢停下。

  厅内如潮退后的静谧。

  年轻的君主,睁开了琥珀色的双眼。手里始终端着酒杯,他从未睡去。而跪在自己面前黑发的少年却已经歪歪扭扭地醉倒了。他来访代尔麦地那,隐瞒了自己的身份。但是这个素未谋面的少年却一眼就看出了自己的地位,相信阿图是没有这个胆量未经自己同意就告诉他的。那时,他心里就有了几分提防。

  这个外国男孩在说话时却不拘小节,直言不讳。最后,竟然自斟自饮,就这样大大咧咧地睡着了。

  这个少年放肆得过度,反而让他好奇地把他说的话都听完了。

  他从未见过这样的人。若不是这个男孩起先说得是令人惊奇的正确与敏锐,他说不定现在就会叫人把这个胡言乱语的外国人拉下去砍了。但他到底是被他各种有趣的想法激起了兴趣。虽然他说的事情于自己而言并不是惊世骇俗的奇特,但令人惊讶的是,从来没在宫廷里出现,在这样一个破烂的工匠村,他这样年轻的少年,竟然好像礼塔赫孟图斯一般,对他在考虑的事情、关心的话题了如指掌,仿佛一直跟在他的身边。拉美西斯放下酒杯,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经过艾薇身边时,如同下意识般,他拉起他及耳的短发,又多看了一眼颀长刘海下那张带着浓郁外国气息的脸。

返回目录

作者:  编辑:高利平
分享: 分享到QQ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