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
 
 
第二十一章 合作(4)
2012-03-22 14:18:38 来源:中国江苏网 【大字 中字 小字】 【打印预览

连载:《法老的宠妃》

  难道不是那萨尔叫她出来的吗?

  艾薇回宫的一路上内心都十分不安定。显然她和那萨尔都被蒙进了鼓里。朵说是那萨尔的手下带着他的印章来找她,极有可能那个自称是“手下”的人,就是一手造就她和那萨尔二人这次会面的始作俑者。目的是什么,为什么选择这个时间?她与那萨尔的对话,到底被听去了多少。

  心里漾起一阵阵的不安。

  她垂着头,脚步不由又加快了不少。

  这一天,天黑得似乎特别早。与那萨尔分开时的晚霞刚刚把天色染红,等走到了自己宫殿附近,月亮已经爬过了房檐。深蓝的夜空中淡金色的光芒显得格外耀眼。

  将视线从月亮处移开,突然发现暗处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起初的感觉是紧张与不安。脑海里想过无数种可能,也许是那萨尔走回来了,或者是上次那个神秘的赫梯使者。而随着二人距离的接近,那个人映着月色闪着静静光芒的饰品透露了他的身份。环形胸饰、荷鲁斯礼冠、蛇形绞驳臂环及腰间宝剑上精美的王家纹章。

  她刚屏住了呼吸,拉美西斯已经走到了与她不足半臂的距离。

  身体的热度似乎已经灼烧到她的皮肤,他的呼吸近在咫尺。

  “你去了哪里?”

  这个历史里的拉美西斯,与之前她所认识的极为相似。惊为天人的面孔,无可挑剔的身材,低沉淡漠的声音,多疑、果断,却缜密。唯一的差别是,这个历史里的他,对她没有半分情意。从他身上,她总能感到那种彻骨的冷漠——那种毫不在意,将她当做无机存在的漠然,一次次地粉碎她的希望,将她的心打击得千疮百孔,直至不得不强迫自己放弃。

  直到这次在代尔麦地那的重逢,返回宫殿之后,她感觉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或者是,她以为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但是每当她以为他开始在意她时,他就好像要证明他对自己毫无意思一般,利用她,掌控着她。他的理智与计划让她厌恶,也让她憎恶自己。

  憎恶自己的不舍,每次见到他时的紧张,和难以压抑的心情。

  艾薇仰起头,装作很不在意地拂拂头发,其实却在躲避着他琥珀色的眼睛,“待着很无聊啊,所以出来转转。我这就回去了。”

  她说完就要侧身离开,却突然被他反手扣住。

  巨大的力气禁锢住她纤细的手腕,她吃不住疼,不由皱起眉来,“你干什么?”

  他就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将她又拉近了一点,“不要让我重复第二次,你去了哪里?”

  “都说了,我出去转转……”艾薇有些急躁,希望尽快脱身,就在这一刻,她的脸颊骤然被捧了起来,来不及惊慌,两片嘴唇已经重重地落了下来。

  炙热的、仿佛掠夺一切的吻。他霸道地挑开她的唇,舌强硬地探入她的口中与她交缠在一起。他棕色的长发从脸颊两侧垂下,与她金色的短发溶在一起。他紧紧地扣着她的颊侧,仿佛要将她从地上拉起来一般。他们的身体离得那么近,他们吻在一起。

  无数思绪在脑海中猛地凝集,然后在下一秒骤然破碎,眼前仅剩一片空白。猛烈的情绪冲破心脏,支配她的四肢五脏。理智无法负荷这过分激烈的情绪,她茫然不知所措,只能仰着脸,无助地接受他的侵略。

  他身上的味道熟悉而近在手边,皮肤接触的温度比任何一次梦境都要真实。有一刹,她有了这样的幻觉——她仿佛已经回到了他的身边。当年一点都不愿意离开他的,肆意享受他宠爱的小女孩。因为这一刹的幻觉,一直反抗的动作就如此停止了。她的顺从让他起初有些迷茫,但只过了一秒,他便如同受到鼓励,更加热烈地吻她。就在这一刻,泪水再也忍不住地流了下来,滑过她的脸庞,又落到他的手上,再顺着他宽大的手背向地面滑落。

  而就在这刻,他突然狠狠地咬在了她的嘴唇上。

  “疼——”她低低叫着,用力地推开了他。唇畔泛起的血腥味道打断了刚才美好得宛若虚假的场面,她双眼迷茫地看着眼前的人。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伸手摸向自己的嘴,精致的嘴唇被粗暴地咬破了,鲜血沿着嘴角流下来,染红了她的手指,也浸赤了他的唇。

  他冷笑,“你知道我是谁吗?”

  那嘲讽的语句让她一凛,紧接着,她好像突然认出了眼前的人。

  幻觉啪的一声如肥皂泡般破碎。现实里将他与记忆里的人混淆带来的失望,甚至大于梦醒时候的悲伤。艾薇抬起手,狠狠地擦了擦自己的嘴唇,“是谁又怎样?你让我回去。”

  话未说完,肩膀已经被扣住,巨大的力量让她不得不抬起头来,法老的双眼里泛起隐隐的寒意,“你透过我,究竟在看着谁呢?”

  巨大的月亮缓缓升起,淡金的光芒将他晕染成一尊仿佛虚假的塑像。

  千年后,他就是这样冷冰冰地立在那里,不能哭、不会笑,连这样的质问都不可以了。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就算他忘记了自己,就算她未曾在他生命里存在过,她只要他活着。

  但是他却问出了,千年后另一个复制品曾经问过的问题。

  他已经不是自己曾经放弃一切挽救的人了吗?

  她将头侧到一边去,沉默了许久。终于,她慢慢地说:“我看着你,我一直看着你,为什么你总是不信。”

  虚弱的声音似乎印证了她内心的不安与脆弱。他嘴唇的弧度变得更加讽刺,好像她说了一个拙劣的谎言,不堪得令人耻笑。他突然扶住她的肩膀,修长的手指滑过她的锁骨,缓缓地挑开她胸口的带子。

  “证明给我看啊。”

  

返回目录

作者:  编辑:高利平
分享: 分享到QQ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