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
 
 
第二十七章 爱情的痕迹(6)
2012-03-23 14:35:09 来源:中国江苏网 【大字 中字 小字】 【打印预览

连载:《法老的宠妃》

  而此时,鲜红的火之钥正静静地躺在他的手心。饱含着烈焰与赤熔颜色的宝石,随着他手指微微地起伏而流转着火焰燃烧一般的剧烈光芒。如此美丽的红宝石,就算是他,也未曾见过。虽然这宝石如此美丽,但这值得她不择手段想要得到吗?就为了荷鲁斯之眼吗?那此时还给他,又是怎样的意义?

  开始担心艾薇的情况,正要带着火之钥去找她,突然宝石发出巨大的光芒。四周的空气仿佛扭曲起来了一般,千万种不同的红色将他紧紧包围。画面随着巨大的烈焰向他的脑海袭来,一时间,他竟无法动弹,只能任由那陌生而熟悉的记忆将他侵袭。金色的头发仿佛耀眼的光线,猛地贯穿了灰色的画面,好像利剑一样地刺向他的脑海。

  幻觉骤然消逝,却在心里留下深深的痕迹。指间无法控制地颤抖,使得连握住宝石这样简单的事情都变得异常艰难。他用力吸气,将红火的宝石收进自己怀里,然后便匆匆地掀开门帘。而刚踏出宫殿,就听到卫兵们有些焦急的脚步声。他抓住一个人,问道:“出什么事了?”他只穿了一件简单的白衫,也没带人。卫兵没认出他是法老,只当他是高级的侍卫长,于是微微一礼,“底比斯城北的吊桥着火了。”

  吊桥?脑子嗡的一声,他推开那小兵,匆匆地赶往东侧的马厩,一跃上马,不顾紧跟而来的侍者不安的询问,飞速地向距离底比斯城外的吊桥赶去。

  底比斯城北不远有一处地裂,从此处直接向北便是前往下埃及最近的路线。吊桥烧毁,想要去下埃及或者其他北部的国家,就必须走水路,或者绕行,又会耽误至少半日的时间。是她吧!她要去哪里?她连留在他身边都无法忍受吗?

  马蹄飞速地敲打着地面,耳边似乎传来的噼噼啪啪的令人心焦的声音和卫兵们有些仓皇的脚步声。再往前行,浓重的烟味涌上脑海,他不由拉住马,地裂上炙热的火焰映入眼帘。

  黑夜将天空染上了大片的灰蓝色。吊桥炽烈地燃烧着,跳跃的火星伴随着浓重的黑烟缓缓地卷向孤独的月。

  翻卷的火舌是心中涌动的异样情感。呼啸的浓烟是始终无法理解的迷茫。断桥的碎片被火焰包围着,落入深邃的崖底。她的面孔渐渐清晰地出现在另一边,在涌动的火光下,好像模糊的版画。

  与她的过往,其实就是由那样一堆零散的画面堆积而起。

  在梦中偶尔会窥见她朦胧而温柔的笑脸。清晨发黏的大雾里似乎会见到她一晃而过的身影。脑海中隐隐地感觉仿佛与她经历过无数的事情,而惊醒的时候身边却是另一个陌生的面孔。

  看着洁白的莲花发呆的时候。望着蔚蓝的天空失神的时候。在一些其他人的身上,执拗地找着她存在的影子的时候。

  他竟然曾经以为这样虚假与缥缈的幻觉就是他爱情的全部。他……还忘记了多少。火之钥继续闪耀,更多的记忆跳跃地冲进他的脑海。“奈菲尔塔利……”他轻轻地开口,那声音那样的微弱,被噼噼啪啪的火焰吞噬了进去。

  轰隆一声,黑色的桥从中间裂开。炙热的火随着碎裂的木块坠入无底的深渊。火星燃亮了漆黑的两侧,然后又紧接着随着无尽的黑暗一并坠落到看不到的地方。

  “奈菲尔塔利。”他又一次叫着她的名字,带着熟悉的坚决。有太多话想说,但是他来不及慢慢地详述,他忽略周围卫兵投来异样的眼神,继续淡淡地说了下去,“别走。”他向前一步,金色的披风被吹来的狂风卷向黑暗的悬崖,他向她伸出手,“你是我的王后,我要你做我的王后——不要走,回到我身边。”

  她依旧沉默地看着他,她的沉默使得他最为坚决的承诺听起来如此苍白。他从未觉得自己的力量如此渺小,就好像闪亮的火星一样,最终会落入无尽的黑暗。但他却无法放弃,执著地抓着每个能挽留她的机会。

  夜风里少女轻轻地叹息,腰间的袋子里水之钥变得沉重异常。

  失去的信任,再也无法弥补。破碎的时空,是永远无法拼起的镜子。

  无法更改的历史,独一无二的未来。这就是荷鲁斯之眼带来的宿命。

  她握紧手里的缰绳,一跃上马。水蓝色的眼睛在夜空里闪着静谧的光芒,而一转头,滚烫的泪水就挤满了眼眶,争先恐后地顺着脸颊淌出来,好像黏稠的血液一样紧紧地贴在白皙的皮肤上。

  爱着他。

  可爱着他,就想要更有尊严地离开他。

  握住缰绳的手心湿湿的,她用力地用绳子摩擦着自己的皮肤。双腿用力,骏马轻轻嘶吼,随即如箭一般地向悬崖相反的方向奔驰而去。白色的衣服如魅影划过深灰色的夜,桥的残垣凝为黑色的残片,随着不时吹过的风飘散进远方的空气里。他绝望地再次出声,“回到我身边,我若记得——”

  若能早点想起,他怎会怀疑她对自己的感情。他伤害了她多少!

  “薇——”

  狂风四起,高大的蕨类植物在空气的压力下抖动着柔软的身体,发出沙沙的声响。他的声音被吞进了扭曲的空气里。就在这一刻,突然身体中伸出一只白皙的手。还觉不到疼痛,就好像看着别人的身体一般,穿透身体的修长手指上挂着妖艳的血,在月光下闪烁着恬静的光芒。耳边似乎听到士兵慌乱的叫声、兵械声、马蹄声。身体中的手猛然抽离,眼前一片刺目的红色。

  随身携带的秘宝之钥缓缓掉落,被沾满鲜血的手接住。

  过了一秒,他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是他在成为“年长国王之子”的那一天起就想过且一直防范的事情。但是他从未想过,这件事会以这样的形式发生……一直以来,身边总是不离宝剑,也总是带着武艺高强的侍卫,若不是为了追赶她,他决不会毫无防备地就这样跑出来。

  然而,却一点后悔的感觉都没有。意识缓缓散去,虚无降临的一刻,心中涌起的竟是感激——

  啊,她走掉了。

  幸好……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在她的身上。

  骑在马背上的少女微微侧头,耳边似乎听到了什么令她在意的事情。然而回身,红色的火光与深蓝的天空被浓重的墨色笼罩,周围的人声宛若退潮,渐渐远去。她暗暗叹息,身影一闪,倏地消失在下一个拐角。

  

返回目录

作者:  编辑:高利平
分享: 分享到QQ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