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
 
 
第二十八章 前往亚述的冒险(2)
2012-03-23 14:37:35 来源:中国江苏网 【大字 中字 小字】 【打印预览

连载:《法老的宠妃》

  紧接着,他一抬手,狠狠地拍在了马背上。

  骏马吃了疼,嘶鸣一声,载着艾薇就向北边冲去。艾薇一慌,连忙拉住缰绳,却拉不住疯狂前行的马。她回过头,冬身影隐在夜色里,仿佛即将消逝。

  心底一急,她不由喊道:“冬,你存在的意义并不仅仅为了报恩或者复仇。你总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的!”她强忍着哽咽,最后说道,“你一定要活着,我们一定要再见——”

  尾音被吹起的风吞噬了,大片的乌云遮挡了明亮的月色,冬已经在夜风中隐去了他的身影。皮肤上还残留着他手心的温度,嘴唇上似乎还留着那干涩而纯洁的吻。

  冬在身后了,底比斯在身后了,拉美西斯……在身后了。

  与这个古老年代的联系,似乎被她亲手地、一点点地切断了。

  这样,找齐了秘宝之钥回到未来的时候,她就不会再伤心了吧。

  她擦擦眼角,再不回头。

  按着地图,艾薇每天睡六个小时,其余的十八个小时都在马上,纵越埃及、横穿西奈半岛、突入叙利亚,在她的身体几乎快被颠散架的时候,她终于跑出了叙利亚,一脚踩进了亚述。那一刻,尚未发现亚述与西亚的其他国家有什么不同,然而,又驱马继续向东走了那么一两天,艾薇感觉到了气氛微妙的变化。

  在拉美西斯二世时的亚述王国正处于中亚述时期。那个时候的亚述,既没有蜗居于底格里斯河一角的早亚述那样狭小,也不似巴尼拔时期的亚述帝国那样强大,能够将埃及、巴比伦、叙利亚、乌拉尔图等一概纳入版图。中亚述时期的该民族,正以其强大的武力慢慢崛起于两河流域。从蜗居在幼发拉底河的一角,逐步地向幼发拉底河延展,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铺开自己的领土。

  由胡里人与闪米特人融合而成的亚述人,素来以穷兵黩武、极尽凶残而恶名远扬。只是在那个年代,由于赫梯和埃及的强大的势力,亚述尚处于蛰伏待起的状态,这颗星辰虽然渐渐变得明亮,却远不及那两枚太阳同等耀眼,其触角,也始终不敢向西探去。

  感到亚述的特别之处是从沿途一个小城镇时所偶遇的事情。越过幼发拉底河,进入亚述的内境,艾薇在一个小镇好奇地停下了匆匆的脚步。

  或者是说,有些半被迫地停下了。

  她本来只是想进镇储备些水和粮食,打算一口气冲到首都亚述城,再从那边着手搜集和风之钥相关的任何信息。但是驱马进了那个镇子,却发觉所有的店都关了门,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她有些奇怪,就又往镇子里面走了走。终于来到一处空场,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大家拥挤在一起,把空场围了个水泄不通。

  她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听到在鼎沸人声的间隙里偶尔的铁器切割物品的钝钝声音。越是看不到,就越是好奇了起来,她将马拴到一旁的树干上,戴上披风的帽子,一头扎进了亚述人堆里。亚述人时兴穿长袍,蓄长须,留长发。天气很热,人群拥挤,各人身上奇怪的味道真是令人不敢恭维,艾薇忍着呼吸,一边往里挤一边在心里暗骂自己真是多此一举。

  她左钻右钻,终于在人群中找到了空位,她一下子跑过去,直起腰,刚要大声地呼吸口新鲜空气,却因为看到眼前震撼的场景,而差点没一声尖叫出来。

  只因眼前的画面太过血腥。

  淡黄色的土地上染满了狰狞的黑色鲜血。士兵戴着嵌有艳红须穗的头盔,穿着薄薄的铠甲,再用金黄色的带子在胸前扣成交叉十字。而此时,金黄色早就被喷溅出来的血染成了凝重的黑红色。士兵手持锋利的铁剑,慢慢地割掉跪在地面上的战俘的鼻子、耳朵。战俘的双眼早已被弄瞎,本应是双臂的地方只剩下两个空荡荡的大洞,汩汩地流着鲜血。

返回目录

作者:  编辑:高利平
分享: 分享到QQ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