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
 
 
第二十九章 再会那萨尔(5)
2012-03-23 14:49:45 来源:中国江苏网 【大字 中字 小字】 【打印预览

连载:《法老的宠妃》

  那一次,那萨尔遇到一块非常珍贵的原石,他准备了很多钱,而且带着十二分的诚意,但是非常倒霉的是,那个商人是巴比伦人,还是一个带着强烈民族主义情绪的巴比伦人。巴比伦的商人向来不太看得起亚述商人,觉得他们的兴起多半是靠着背后国家强大的军队机器来支持。每每都是军队出去掠夺,商人在后面捡便宜,把战利品低价搜罗出来卖。因此,那萨尔说破了嘴皮子,出了天价,到最后那个巴比伦人就是不愿意卖。

  后来一直站在旁边等着的雅里看不过去了,把那巴比伦人拉到一边没说了几句话就让他乖乖地把原石贱价卖了出来。然后雅里一扬手,就那么将宝石送给了那萨尔。那萨尔一开始对他那种故作大方的样子咬牙切齿得不行,想着回头找个没人的地方捅了他。还是辛纳在旁边安慰说:“要是没有人家帮忙,你不就得不到这原石了。”

  然后雅里说了一句让那萨尔彻底崩溃的话:“你要是喜欢,再多的宝石我都可以送给你,这是美丽的小姐应享有的特权。”就在那萨尔阴沉着脸握紧了腰侧的弯刀的时候,雅里转过头来雷打不动地微笑着,“不过我确实想听听,作为一个亚述商人,你对赫梯的集市有什么看法吗?”

  后来才知道,雅里会出现在那个集市除了对商业的爱好以外,其实也是想了解一下各国对赫梯目前商业体系的看法。他叫人买了赫梯特有的好酒,邀请那萨尔和辛纳坐在哈图莎最好的馆子里畅聊了大半天。他们从集市聊到物资,再到军事,再到政治。两个人都觉得格外的相见恨晚、臭味相投。

  到最后二人都是微醺,雅里便说:“若你不是亚述人,不如就来赫梯做事情。”

  那萨尔也说:“我看你长得不像纯种的赫梯人,倒是来亚述给我做事情吧。”

  二人语毕,相视,又各自沉默了一会儿,举起杯来一口饮尽。

  从未暴露过彼此的身份,亦从未交换过姓名,但是心底似乎在长久的交谈后对彼此的身份都有了些预感。因此再后来那萨尔出访赫梯的时候,在王座的旁边再一次见到黑袍紫衬的雅里时,一点也没有惊讶。二人的关系,在没有政事纠纷的时候就成了海扯的损友。

  在过去的五年里,二人一直没有断了来往。每每赫梯被埃及占了便宜,那萨尔就会一封书简过去大肆嘲笑雅里一番,而反之,亚述宫廷产生什么变化,雅里也会托人带口信过来,“还是来赫梯给我干活吧,看你在亚述也玩不转。”

  只是二人都颇有默契,从未让他们私人的交情影响到双方对政事的判断和决策。但是那萨尔知道这次不寻常,雅里从未亲自出使过亚述,这次虽然是用假身份出面,却依然说明有很重要的事情要他亲自处理。

  那萨尔一边拉着一头雾水的艾薇,带着一脸闲适的雅里往宫殿走,一边在心里不住地担忧。本以为埃及与赫梯这些日子闹得不可开交,亚述可以高枕无忧一会儿,这番不知道雅里心里抱着什么打算。现在的亚述虽然已经比数十年前强大了许多,但是在赫梯与埃及面前却依然是一个刚刚兴起的萌芽。不管哪个国家威胁它,或者是刻意拉拢它,都会让它陷入与另一个国家为敌的困境。

  于是,到了亚述城,那萨尔不管艾薇的抗议,匆匆忙忙地吩咐侍者把她带回休息的地方,然后转身就把雅里逼到一个角落,开门见山地就问了:“你这次来,到底有什么事情?”

  年轻的统治者眨眨眼,俊秀的脸上依然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那萨尔政治敏感度很好,见解也不错,但还是嫩了不少。他这样焦急的发问正是说明了心底的不安。雅里于是就四两拨千斤地回复道:“我说过了,我来和政事没什么关系。”

  那萨尔一时无语,如同两枚乌亮石子的眼睛里摆明写了“不信”二字。

  雅里淡笑,“我还有事,政事你去找拉巴尔纳。”说完,不等那萨尔回复,他便迈开步子,朝着艾薇离开的方向赶去。那萨尔气急败坏地想要跟上去,可又被匆匆来报的侍者纠缠住,非说拉巴尔纳大人说有要事求见。刚想摆脱侍者,拉巴尔纳颤颤巍巍的赫梯腔调的亚述语已经在自己耳边响起,“殿下——这件事情十分重要,关于赫梯向亚述出口哈图莎羚羊角的关税问题……”那萨尔还没有组织好语言敷衍,拉巴尔纳就好像事先设定好程序一般,絮絮叨叨地用官方语言说了下去,一抬首,雅里早已没了踪影。

  另一方面,艾薇心事重重地跟着侍者往宫殿深处走,身后突然传来了有些急促的脚步声。她回过头去,正好对上雅里淡淡的笑脸。月色涂抹在二人中间的空隙,他如同中音提琴般优雅的声音划过她的耳际,“别急着走,我有话要问你。”

  

返回目录

作者:  编辑:高利平
分享: 分享到QQ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