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
 
 
揭秘:毛人凤将倾心已久的性感美人送给戴笠
2012-05-30 09:17:32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大字 中字 小字】 【打印预览

  其他特务都哈哈大笑,一个个讨论着淫荡的话题出去了,只有毛人凤一个人却仍然留在门外,仔细听着屋里动静。他听见衣服撕扯的声音,向影心撕心裂肺的哭喊和求饶,听见床架撞墙的声音。突然,两个清脆的巴掌声响过之后,向影心的哭声平静下来,变成低低的啜泣,又很快转变成了呻吟和娇嗔……

向影心(资料图)

  

  特务处成立之处,戴笠的主要注意力都在长江流域和东南各省,对华北各省渗透较晚,对西北地区抓得更晚。从1932年起,西北陕甘地区才有一些零星的情报活动在开展。直到黄埔一期学生,西安人马志超前来投靠后,才在西安建立起了西北地区第一个省站组织。

  戴笠就是要派毛人凤到西安行营办公厅从事情报工作。临行前,戴笠又反复叮嘱说:“到了西安,你要特别注意张学良、杨虎城的动向。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西北军里有不少军官有抱怨情绪,消极对待剿共,你要善于做工作。杨虎城土匪出身,是个粗人,非常狡猾。我担心他们若和共产党联手,就会使得局面更加复杂,难以挽回。不过张学良是我的拜把兄弟,他的为人我还比较放心。你如果有事,可以去找警卫旅的团长吴泰勋,无论要钱还是要人,他都可以帮你。”

  戴笠看起来就十分关心毛人凤,不断叮嘱。毛人凤也是频频点头。他还不知道西安之行,让他差点把命都搭上。

  1936年,古城西安正处在一种可怕的宁静之中,这是暴风雨即将来临前的间歇,是世界大乱前的喘息。正像那表面上平静的大海,下面却潜藏着汹涌的暗流。

  西安本来是杨虎城十七路军的地盘。但东北军人驻后,小小的西安一下出现这么多的军队,双方为抢占房屋、军饷、营房等,相互之间摩擦不断。两军间经常出现打架、斗殴的事件,这正是蒋介石希望出现的局面。但他忽视了张、杨的政治觉悟和政治头脑,后来的发展西安不但没有出现两军相互火并的情况,反而在两军的上层更形成了休戚相关的关系,这是蒋介石最担心的局面。到了10月,红军长征到达陕北,蒋介石急调在湖北境内“剿共”的十几万西北军昼夜不停开往西北,由张学良以“西北剿共”副总司令的身份,指挥东北军、杨虎城的西北军、胡宗南的中央军共三十万大军与红军作战。为了适应西北剿共的需要,戴笠刚成立的西北区特工站马上开始统一指挥陕西、甘肃、宁夏、青海四个省区的特工活动,另外还成立了榆林站、晋南站、太原站等省一级的组织,单就针对陕甘宁边区成立的特务组织就有20多个。为了加强情报的传递速度,提高特工效率,戴笠下令在西安建立了无线电支台,各地的电台达到三十座左右。完全领会蒋介石“剿共”意图的戴笠还给毛人凤等特工人员布置了四个工作对象:

  第一个工作对象是红军,要求西北区所有“看不见的力量”都广泛搜集红军的军事情报,供蒋介石在西北“剿共”时作进剿决策的参考。另外还要在西北各大城市和后方各地大肆搜索侦捕中共地下工作人员,进步人士以及爱国青年学生,以维护蒋管区的社会秩序和治安。

  第二个工作对象是杨虎城和他的十七路军。他十分担心杨虎城会跟共产党联手,共同消极“剿共”,一致要求抗日救国,这样的局面会让蒋介石腹背受敌,力量削弱。

  第三个对象是张学良和东北军。虽然对张学良比较信任,而且在奉系中,戴笠的特工机构已经有所扎根,但是他还是担心张的手下一批具有抗日救国思想的高级将领和进步人士积极活动,宣传国共和平。

  最后要关注的就是驻扎在西北的中央军,这也体现了戴笠考虑问题的全面和细致。

  带着充分准备,毛人凤一路风尘仆仆来到西安。由于人们对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政策的反感,加上特务处恶名在外,西安的特务工作开展十分困难。毛人凤充分利用了东北军和西北军中下级军官之间的不和,扩大裂痕,挑拨两军关系,实行分而治之。因为不同人马利益不同,彼此之间都有所怨愤,毛人凤很容易就找到很多机会。但是他还觉得不够,他想要有不一样的表现。

 [1] [2] [3] [4] [5] 下一页
作者:  编辑:高利平
分享: 分享到QQ微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开心网 分享到人人网  

娱乐酷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