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文化 > 读书 > 连载 >正文

三生三世枕上书·终卷·第一章02

来源: 中国江苏网   作者:  2013-10-21 17:07:23

  不过,连宋君的君令虽然沉,能压得比翼鸟一族顷刻间在他跟前作鸟兽散,要压住燕池悟这个魔君,还差那么一小截。

  拿小燕的话说,他大爷从小就是被吓大的,岂会害怕连宋一两句威胁。再说,连宋说得太文绉绉,他压根没有听出来他说的是一篇威胁。他大爷随之离开,是为了将他心爱的姬蘅公主送回去。

  结界中东华对凤九毫无预兆的温柔一抱,连小燕都怔忪了片刻,遑论姬蘅。小燕回过神时,注意到姬蘅面如纸色,死死地咬着嘴唇,几乎咬出血痕来,泪凝在脸上连抬手一拭都忘了。这个打击深重的模样,让他感到十分地忧心。

  虽然小燕他作为一介粗人,肢解人他就干过开解人从来没有干过,但是为了心爱的姬蘅,他决定试一试。

  他找了一个环种了青松的小林地,将姬蘅安顿在林地中央的小石凳上。他心细地觉得,眼中多见些生机勃勃之物,能开旷姬蘅此时苦闷郁结的心境。

  姬蘅的眼中旧泪一重,新泪又一重,眼泪重重,湿透妆容,小燕觉得很心痛。心痛的同时又觉得不愧是他的姬蘅,妆花成这样还是这么好看。

  开解的话该如何起头,小燕尚在构思之中,没想到姬衡却先开了口。

  苍白的面容上泪痕未干,声音中透出三分木然,向小燕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当年对闵酥是这样,如今对帝君他也是这样?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姬衡居然会在意自己对她的看法,着实令小燕受宠若惊,一时没有控制住内心的激动,嘴角不经意向上头弯了三个度。这个表情看在姬蘅的眼中,自然和嘲笑无异。

  姬衡垂头看着自己的手,良久才道:“你果然觉得我很可笑,送我回来,其实就是来看笑话的吧?笑话看够了你就走吧,我也觉得我很可笑。”言罢紧紧抿住唇,不再说话。

  姬衡一口一个自己可笑,沉甸甸敲在小燕心头。虽然小燕明白,东华和凤九发展到这个地步是他一力促成,也很合他心意,但让姬衡这样伤心,却并非他所愿。这件事,自然不能是自己的错,凤九是他朋友,自然也不能是她的错,那么,就只能是东华的错了。

  小燕目光炯炯,紧握拳头,义愤填膺地向姬蘅道:“你有什么可笑,千错万错都是冰块脸的错,当初要娶你是他亲口答应的,虽然成亲那天你放了他鸽子可能让他不痛快吧,但你都这么做小伏低给他面子了,他竟然敢不回心转意,这样不识好歹,你有什么好为他伤心!”

  说到这里,他突然感觉这是一个撬墙角的好时机,赶紧补充一句:“老……不,我,我听说凡间有一句诗说得特别的好,‘还将旧时意,怜取眼前人’,你也该将眼光从冰块脸身上转一转了。”话罢,目光含情看向姬衡,同时在脑子里飞快地复查,刚才那句诗,自己有没有记错。

  可惜他难得有文采一次姬蘅却没有注意,沉默了片刻,突然向他道:“我不是煦旸君同父同母的妹妹。我父亲其实是白水山的一条蛟龙,你可能听过他的名字,洪荒时代帝君座下最勇猛的战将——孟昊。”脸上的泪痕稍干,声音里含着沙哑。

  小燕迷茫地望着她,不明白她此刻为何突然诉说家史。煦旸的亲妹子原来不是他的亲妹子,这个事情确实挺劲爆,放在平日他一定听得兴趣盎然,但此时,他正候着姬衡对他表白的反应,姬蘅却回他这样一篇话,他有些受伤地觉得,自己是不是被忽视了?


  孟昊的大名他自然听说过,东华征战八荒统一六界时,他是他座下联军百万、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名将,东华坐上天地之主的位子后,他是他座下运筹帷幄中、决胜千里外的名相,一向都得东华看重。后来东华避世太晨宫,据说他也同那个时代东华的属官们一同避隐了。

  不过传闻中,东华属官的避隐之处皆是下界数一数二的上好仙山,怎么唯独这个孟昊神君却是此种品位,竟避到了穷山恶水的白水山?

  姬衡目光遥望向不知何处,徐徐道:“父亲当年爱上了我母后,拜辞帝君来到南荒,却被前代赤之魔君以母后为饵,施计困在了白水山,且用擒龙锁穿过龙骨将他锁在白潭中,月月年年守护潭中的龙脑树。这些事母后从前未曾同我提说,直到三百多年前,皇兄将闵酥罚在白水山中思过,我偷偷跑去救他时,才终于晓得。”

  小燕渐渐地听出一些趣味,一时忘记自伤,在心中频频点头,怪不得从不曾听得孟昊神君避隐后的境况,原来这位一代名将栽在了红颜这两个字上头,真是栽得风流。

  姬衡的眼神浮出空洞,透出一种回忆伤怀旧事不愿多说的悲凉:“为了救出闵酥,我被白水山遍山的毒物围攻,数百种毒物一起咬上来,”说到这里,她哆嗦了一下,小燕的心中亦哆嗦了一下。

  她继续道:“命悬一线时,是父亲挣脱擒龙锁救了我,可他,可他也重伤不治。”哽了一哽,道:“父亲临羽化前,我们遇到了帝君,父亲将我托付给他,求他照顾我平安,解我身上百种毒物汇成的秋水毒。”无视小燕陡然惊异的神色,她迷离道:“父亲知道我爱闵酥,但他以为皇兄煦旸定如他父君一般心狠手毒,此时救出闵酥同他私逃,却是下下之策,定会再被捉拿回去。他求帝君将娶我之事按部就班,以放松皇兄的警惕,且趁着备婚这一两月的合计准备,将出逃之地和出逃后的路,一条一条细细铺好。父亲料想此次回去,无论我在何处,皇兄名里暗中都一定对我监看得更严实,唯成亲夜可能疏松,他求帝君在成亲那一夜,能掩护我和闵酥出逃。”

  她抬眼看向小燕:“帝君对洪荒时代随他征战天下的属官们一向看重,父亲临死前请求他庇佑我,他答应了。”

  她的声音渐渐低哑,眼中却透露出凄惨来,衬着颓然犹有泪痕的脸色,道:“帝君身旁的重霖仙者对当年事亦知一二,以为帝君对我有恩,我自当肝脑涂地地报答,待帝君入梵音谷讲学时,便常招我跟随服侍。若非如此,我不会不记教训再陷入另一段情。两百多年来,且由它越陷越深,如今将自己置于如此悲惨的境地。这世间,再没有比喜欢上帝君更加容易之事,也再没有比得到他更加困难之事。九重天上,重霖仙者对我也曾多加照拂,但近来,我却不由自主要恨他。”

  她的脸埋进手中,指缝中浸出泪:“细想起来,我和知鹤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同,可笑此前我却看不上她。世间女子于帝君而言,大约只分两类,一类是唯一能做他帝后的一个人,一类是其他人。我有时会想,为什么他不选择我成为于他特别的那个人,但今天我终于明白,其实没有什么所谓因果和为什么,不过是机缘所致罢了。”

  小燕没言语,姬蘅所说,十有八九同他一向的认知都正好相反,这令他着实混乱,他觉得他要好好理一理。

  白日苍茫,积雪萧索,挺拔的青松像是入定了万年。

  许久,姬蘅才抬起头来,脸上已瞧不出什么凄惨软弱,只是面色仍然差些,淡淡向小燕道:“今日同你说这么多,是求你对我断情。”

  她垂目道:“我想了这么久,却想出这样的结果,你一定觉得我更加可笑吧。”指甲嵌进手心,手握得用力,话却说得轻:“可既然我喜欢了帝君,为这段情坚持了两百多年,就还想再试一试,试一试这个机缘,也许终有一日,它会转到我的头上,最后的最后,帝君他会选择谁,也许还未可知。”

  小燕定定地瞧着姬蘅流血的手心,有一刻想去握住,手伸到半途又收回来。他理了半晌,领会了姬蘅的意思似乎是她发现帝君并不喜欢她,她感到很伤心,但即使这样,她还是打算要再争取一下。


  这令小燕感到震惊。

  一则,他觉得姬蘅这种沉鱼落雁以花为容以月为貌的国色,冰块脸他竟然敢不喜欢,这真是不可理喻。另一则,他又直觉这是件好事,心中先行一步地感到高兴,自己追求姬蘅的道路,似乎一夕之间平坦了许多。

  既然这样,也不急在一时,姬蘅的脑子转不过来,他可以再等等,人越是长得美越容易犯糊涂,真正犯一辈子糊涂的却少有。

  不过,姬蘅美到这种程度,这个糊涂万一要犯很久呢?他又有点纠结。

  小燕挠着头,这样纠结的自己,看来无论如何也拯救不了同样纠结的一个姬蘅了。姬蘅既然还有将东华争回来的壮志雄心,那放她一人待着,一时半会儿估摸也出不了什么大事,自己倒是要出去散一散心。

  抬眼看月上东山,差不多已过了两三个时辰,不晓得冰块脸将凤九救出来没有,小燕心中存着这个思量,皱着眉头匆匆一路行至解忧泉,打算探一探。

  行至解忧泉,眼前的景色,却令小燕傻了。

  小燕记得,方才他临走时解忧泉还是个残垣断壁模样,塘中水被浑搅得点滴不留,也不过半日时辰,平地之上竟陡起了一座空心的海子,绕定泉中央四尾巨蟒和阿兰若之梦。

  区区一个梵音谷,能人异士倒是多。

  小燕按一个云头腾到半空,欲瞧一瞧能人的真面目。

  能人却是连三殿下。

  水浪的至高处托起一方白玉桌白玉凳,桌上摆开一局残棋,连三殿下手里把玩着一枚棋子,正不紧不慢地同萌少说着话,滔天的巨浪在他脚底下驯服得似只家养的鹞鸽。

  小燕迷惑地想了一阵,又想了一阵,才想起来连三殿下在天族担的神位乃是四海水君。照理说,一届掌管八荒水域的四海水君,莫说瞬息间移个海子过来当东华和凤九的护身结界,就是移十个过来都该不在话下。不过他从前瞧连宋一向觉得他就是个纨绔,四海水君这个神位不过是得他天君老爹的便宜,此时瞧来,他倒甚有两把刷子。

  小燕跃身飞上浪头,正听萌少蹙眉向连宋禀道:“入梦救人之事,虽然传说中是一套可行之法,但实则,臣听闻梦中有什么凶险无可预知,据传曾有一位入梦救人之人,因不知梦境的法则在梦中强行施出重法,不仅人没能救得出,还致使梦境破碎,与被救之人一同赴了黄泉阴司……”萌少沉痛地将眉毛拧成一横,暗哑道:“臣很是揪心,帝座纵然法力无边翻手云覆手雨,但阿兰若之梦却正容不得高深法力与之相衡,此事原本便仅得一两分生机,他们此去这许多时辰,臣心中担忧,帝座同九歌她,怕是已凶多吉少……”

  小燕被脚下一个浪头绊了一跤,接住萌少的话头,怒目道:“冰块脸不是说一定将小九送回来?”恨道:“这个什么什么梦,你们护得它像个软壳鸡蛋似的经不得碰,依老子看,既然无论选哪条道都是凶多吉少,不如将它一锤敲碎了两人是死是活见一个分晓。冰块脸除了法力高深些也不顶什么大用,这个法力正好在梦碎时用来护着小九,至于他么他活了这么大岁数,多赚几个年头少赚几个年头老子觉得对他也没有什么分别!”

  一席话令萌少也略有动摇,道:“帝座的法力在阿兰若之梦中确然无大用,比起两人齐困死在梦中,这个法子虽孤注一掷但听上去……也有一些可行……”萌少毕竟朝中为臣为了近百年,察言观色比小燕是要强些,虽然心中更担忧凤九,但看连宋像是更站在东华一边,这句话的后头又添了句:“当然一切还是以君座之意定夺。”

  他二人一个自烦忧,一个自愤恨,比起他们两个来,连三殿下八风不动倒是十足十的沉定,收拾着局面上的黑白子,慢悠悠道:“不如我们打个赌,这个梦能不能困住东华,其实本座也有几分兴趣。不过本座听方才你们推测,觉得东华的法力在阿兰若之梦中无法施展,他就没有旁的办法了,这个,本座却觉得不好苟同。”

  连三殿下将棋子放进棋盒中,漫不经心向着萌少道:“你也算是地仙,说起来神族的史籍,幼时也曾读过一两册吧,还记得史册中记载的洪荒之末,东华座下七十二名将么?”

  萌少不明所以地点头,他当年考学时这一题还曾考到过,因当日未答得上来,是以多年后记得尤为深刻些。传说这七十二名将唯奉东华为主,随便拎一个出来,都抵得上数个如今天族的脓包天将,十分厉害。

  连三殿下客气地笑了笑:“这些洪荒神将驯服在东华的座下,可不只因他打架打得好,能坐上天地共主的位子,光靠法力无边是不行的,”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还要靠这个地方。”话罢手一抬便在半空中起出一个赌局,化出随身的兵器戟越枪,轻飘飘压在了东华名下,笑吟吟向萌少和小燕道:“两位,请下注。”

返回目录

标签:枕上书

责任编辑:高利平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