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文化 > 读书 > 连载 >正文

三生三世枕上书·终卷·第二章01

来源: 中国江苏网   作者:  2013-10-21 17:12:45

  凤九不晓得自己在睡梦中沉浮了多久。

  虽然灵台浑浑然不甚清明,但偶尔也有一些知觉。她似乎被谁抱着。

  她心中觉得自己该晓得抱住她的人是谁,却不明白为何想不起来。鼻息间隐隐然飘入一丝白檀香,此香亦令她觉得熟悉。但这种熟悉却似隔了层山雾,令她疑惑。

  稳稳地被抱了一阵子后,似乎辗转被放到一个柔软的处所。她觉得这样躺着更舒服些,懒懒随抱着她的那双手折腾。

  因大多时候意识含糊着,且身体上的痛楚是一阵儿一阵儿来,寻常只感到疲累无力并无甚疼痛,这么躺着便正合她的意,还算舒心。

  但总有疼痛袭来且一时难忍的时候,她不大经痛,料想痛得狠了也曾嚷过。每当痛到深处时,总有一只手稳稳地将她扶起来靠着,一勺一勺喂给她什么东西。这个东西血腥味甚浓,不大好喝,但一入喉疼痛就少许多,她觉得应该是个好东西。

  她被呛着时,会有人轻缓地拍她的背,躺得不安稳时,会有人握住她的手,哼哼时,就有人将她搂在怀中。所以她经常哼哼,没事儿也哼哼,想起来就哼哼。

  灵台稍有些许清明,她便在脑中尽力思索照顾自己的人应是谁,这个照顾的手法很细致,她觉得他很有前途。但每当此时,脑中却又开始含糊。

  时光若流华,寸寸流逝,悄然无声。她的神思总有些颠三倒四,眼前开始烟云一般地掠过许多熟人。最后,定格在一位身着华服风姿婉约的贵妇人身上。这个贵妇人,是她娘亲的娘亲,她的姥姥伏觅仙母。她有些昏头。

  姥姥她老人家此时正坐在家中的小花厅里同娘亲议论着什么。

  她的这个姥姥伏觅仙母,一向瞧着虽然十分温和可亲,但实在是位厉害又好计较的仙母,平生大事是将膝下几个女儿都嫁得好人家。在她的周全计较下,膝下七个女儿的确无一不嫁得稳妥,着实是位人生赢家。但嫁完女儿后,这位仙母却开始时常地感到人生寂寞如雪的空虚。

  空虚了一两千年,有一天,凤九她姥爷做寿,她爹携他们全家回去给丈人贺寿。她爹领她到伏觅仙母跟前敬茶,敬得这位站在人生赢家至高点高处不胜寒的仙母顿时欣喜地发现,她最大的这个外孙女凤九,今年已经有三万多岁了。

  这个年纪,差不多可以开始给她找个婆家了。

  从此仙母她老人家又找到了新的人生追求,来大女儿家做客做得异常殷勤。

  凤九躲在小花厅的外头,竖起一双耳朵,听她姥姥同她娘亲到底在说些什么。只听姥姥道:“九儿的姻缘么,为娘之所以这么早做打算,是要帮她好好地挑拣挑拣。我们九儿这样的容貌和性情,必定要嫁个三代以上的世家子弟。不过世家子弟中,也并非个个能耐,譬如前阵子你二妹夫同我举荐的南海水君的小儿子,相貌倒是俊,家世也尚可,但手中却没握着什么实职,委实是桩遗憾。为娘心中觉得,配得上九儿的,必定要是个手握重权的世家子,这才是有前途。再则,那种武将为娘也不大喜欢,譬如你四妹夫那样的。虽然你四妹夫也算位高权重,不过,这桩婚事却一直是为娘的一块心病。当日,唉,当日若非你四妹妹绝食相逼非他不嫁,为娘怎会将好好一个孩儿送到一届莽夫的手中。武将么,成天打打杀杀,哪里晓得怜惜疼惜人,你是九儿的娘,你便不能再犯为娘这种过错,此后同九儿相交得深的但凡有武将,你都须多留一个心眼。此外还有一桩也极重要,所谓姻缘良配,我们九儿长得这样好,自然也需寻个相貌同她一径登对的,将来生出的小崽才更冰雪可爱,不辱没咱们赤狐族和九尾白狐族的名声。为娘此时大约只能想到这么些,都很大略,更细致的待为娘回去再行考虑考虑。”

  凤九她娘在一旁称赞她姥姥考虑得很是,她们必定照着她老人家的旨意帮凤九寻觅良婿,她老人家毋要忧心如何如何。


  姥姥和娘亲的一番话,如千斤重石积压在凤九的心头,她蹒跚着蹑手蹑脚离开小花厅,一路上感到头上顶了匹山似的昏重。

  她心仪的东华帝君,虽然白手起家身居高位,却并非三代以上的世家,姥姥一定不喜欢。帝君他早年虽手执大权,却早已避入太晨宫不理世事,如今已未曾握得什么实权,姥姥一定又不喜欢。帝君打架打得甚好,好得许多次他统领的战事都录入了神族典册供后世瞻仰,比四姨夫那种纯粹的武将都不知武将了几多倍,姥姥一定更加地不喜欢。

  帝君他除了脸长得好看以外,恐怕在姥姥的眼中简直无一可取,这,可如何是好。

  游廊外黄叶飘飘,秋风秋树秋送愁,送得她心胸无限地愁闷。她萧瑟地蹲在游廊外思索,靠父君向一十三天太晨宫说亲这条路,怕是走不通了,追求东华帝君这个事情,还是要实打实地全靠自己啊。

  一时又变换做另一个场景,凤九却并未想到方才是梦,反而感到这场景的转换极其正常。只是含糊地觉得,方才的事应是过了许久,是许久前发生之事。

  不过,都快忘了,那才是当年央司命将自己渡进太晨宫的始源啊。若不是东华他不合家里人为她择婿的条件,若那时候将思慕帝君之事告诉家里人晓得,再请父君去九重天同东华他说亲,不晓得今日又是一番什么局面。

  心中浮现今日这个词,她觉得这个词有些奇怪,今日今日,自己似乎不大满意今日之状,不过,今日却是何等模样?今日此日,究竟是何夕何日?

  她迷茫地望向四周,场景竟是在一张喜床上。红账被,高凤烛,月光清幽,虫鸣不休,哦,今日,是她同沧夷神君的大婚。

  父君他挑来挑去,最后挑中了这个织越山的沧夷神君做自己的夫婿。

  她忆起来,她当然不满父君择给自己这个夫婿,前一刻还站在轿门前同老爹一番理论,说既然他这么看得上沧夷,不如他上喜轿自嫁了去又何必迫她。一篇邪说歪理将她老爹气得吹胡子瞪眼,愣是拿捆仙索将她捆进了轿子。

  然,仅是一刻而已,她怎么就躺在了沧夷的喜床上?她依稀觉得自青丘来织越山的一路上,应该还发生了一些可圈点之事,此时却怎么像是中间这一段全省了?

  她第一次有些意识到,或许自己是在做梦。但所知所觉如此真实,一时也拿不大准。烛火一摇,忽闻得候在门外的小仙童清音通报:“神君仙临。”

  洞房花烛夜仙临到洞房的神君,自然该是沧夷。凤九吓了一跳,她并不记得自己曾同沧夷拜过什么天地,这就,洞房了?惊吓中生出几分恐慌,仓皇间从头上胡乱拨下一根金簪,本能地阖眼装睡。簪子锋利,她心中暗想,倘若沧夷敢靠近她一步,今夜必定让他血溅喜床。一时却又莫名,怎么记忆中嫁到织越神宫那一晚,好像并没有这一段,怎么记得拜堂之前自己已经威风八面地将神宫给拆了?或者,难道,莫非,此时果真是在做一场春秋大梦?

  她心中略定了定,管它是梦非梦,她既然不喜欢这个沧夷神君,而她一向又算是很有气节,自然即便在梦中,也不能叫他从身上讨半分便宜。

  感觉神君走近,她微睁开眼,手中蓄势待发的簪子正待为了回护主人的贞洁疾飞出去,却在临脱手的一刹,哒一声,软绵绵落进重重叠叠的被子。

  凤九目瞪口呆地瞧着靠近俯身的这个人,眨巴眨巴眼睛,愣了。

  来人并非沧夷,来人是方才自己还念叨过的东华帝君。

  月光下皓雪的银发,霞光流转的紫袍,以及被小燕戏称为冰块脸的极致容貌。

  停在床前的人,的的确确是帝君他老人家本尊。

  帝君瞧见她睁开的眼,似乎怔了一怔,伸手放在她额头上一探,探完后却没有挪开,目光盯着她的脸许久,才低声问她:“醒了?可有不舒服的地方?”

  凤九谨慎而沉默地看着这个帝君,木呆呆想了一阵,良久,她面色高深地抬了抬手,示意他靠她近些。

  帝君领会她的手势,矮身坐上床沿,果然俯身靠她更近些。

  这个距离她伸手便够得着他的衣领。但她的目标并不在帝君的衣领。

  方才她觉得浑身软绵绵没什么力道,将上半身撑起来做接下来这个动作,尚有点难度,不过这样的高度,就好办了许多。

  帝君凝目看着她,银色的发丝垂落在她的肩头,沉声问她:“确有不舒服?是哪里不舒服?”

  她没有哪里不舒服。帝君问话的这个空当儿,她的两只手十分利落地圈住了帝君的脖子,将他再拉下来一些。接着,红润双唇准确无误地贴上了帝君的唇……帝君被这么一勾一拉一扯一亲,难得地,愣了。

  凤九一双手实实搂住东华的脖子,唇紧紧贴住东华的唇。


  她心中作如此想:前一刻还怀疑着此乃梦境,下一刻沧夷神君就在半途变做了东华,可见,这的确是个梦境。梦这个东西么,原本就是做来圆一些未竟的梦想。当年离开九重天时,唯恨一腔柔情错付却一丝一毫的回本也没有捞着,委实有辱青丘的门风。今日既然在梦中得以相遇,所谓虚梦又着实变化多端,指不定下一刻东华他又悄然不见,索性就抓紧时间亲一亲,从前这笔情债中没有捞回来的本,在这个梦中捞一捞,也算是不错。

  东华的唇果然如想象中冰冰凉凉,被她这么密实地贴着却没有什么动静,像是在好奇地等待,看她下一步还要做什么。

  这个表现让凤九感到满意,这是她占他便宜么,他是该表现得木头一些,最好是被她亲完,脸上还需露出一两分羞恼的红晕,这才像个被占便宜的样子。

  贴得足够久后,她笨拙地伸出舌尖来舔了舔他的上唇,感觉帝君似乎颤了一下。这个反应又很合她的意,满足的滋味像是看到一树藤萝悄然爬上树顶,又像是听到一滴风露无声地滑落莲叶。

  她舔了两下放开他,觉得便宜占到这个程度,算是差不多了。况且还要怎么进一步地占,她经验有限,不甚懂。

  帝君眼中含了几分深幽,脸上的表情却颇为沉静,看来梦中的这个帝君,也承继了现世中他泰山崩于前后左右都能掉头就走的本事。

  帝君没有害羞,让凤九略感失望,不过也没有什么,他一向脸皮的确算厚。

  凤九抱着帝君脖子的手又腾出来摸了摸他的脸,终于心满意足,头刚要重挨回枕头,中途却被一股力量稳住。还没有搞清是怎么回事,帝君沉静的面容已然迫近,护额上墨蓝的宝石如拂晓的晨星,映出她反应迟钝的呆样。

  隔着鼻尖几乎挨上的距离,帝君看了她片刻,而后极泰然地低头,微热的唇舌自她唇畔轻柔扫过。

  凤九呆愣中听到脑子里的一根弦,啪地一声,断了。

  近在眼前的黑眸细致地观察着她的反应,看到她微颤的睫毛,不紧不慢地加深了唇舌的力道,迫开她的嘴唇,极轻松就找到她的舌头,引导她笨拙地回应。过程中帝君一直睁开眼睛看着她,照顾她的反应。

  实际上凤九除了睁大眼睛任帝君施为,此外无甚特别的反应。她的脑子已经被这个吻搅成了一锅米粥。这锅米粥晕晕乎乎地想:跟方才自己主动的半场蜻蜓点水相比,帝君他这个,实在是,亲得太彻底了,帝君他果然是一个从来不吃亏的神仙。做神仙做得他这样睚眦必报,真是一种境界。

  她屏息太久,喘不上气,想伸手推开帝君,手却软绵绵没甚力。如今她脑子里盛的是锅沸米粥,自然想不到变回原身解围的办法。

  帝君倒在此时放开了她,嘴唇仍贴在她唇角,从容且淡定地道:“屏住呼吸做什么,这种时候该如何吸气呼气,也需要我教你么?”嗓音却含了几分沉哑。

  凤九自做了青丘的女君,脑门上顶的首要一个纲纪,便是无论何时都要保住青丘的面子,无论何事都不能污了青丘的威名。

  东华的这句话却委实伤了她的自尊心,酿出气势狡辩道:“我们青丘在这种时候,一向都是这样的风俗,不要土包子没见过世面就胡乱点评我!”

  行这种事的时候,他们青丘到底什么风俗,她才三万来岁不过一届幼狐,自然无幸得见,也无缘搞明白。连亲一个人,除了动用口唇外竟还可以动用到舌头,她今天也是头一回晓得。她从前一直以为,亲吻这个事么不过嘴唇贴嘴唇罢了。有多少情,就贴多长时候,譬如她方才贴着帝君贴了那么久,已当得上情深似海四个字。原来,这中间竟还有许多道道可讲究,真是一门学问。

  不过,既然青丘行此事一贯的风俗,连她这个土生土长的仙都不晓得,帝君他一定更加不晓得,她觉得用这种借口来蒙一蒙帝君,大约可行。

  瞧帝君没什么反应,她有模有样地补充:“方才,你是不是呼吸了?”她神色肃穆:“这个,在我们青丘乃是一桩大忌,住在我家隔壁的灰狼弟弟的一个表兄,就曾因这个缘故被定亲的女方家退了婚。因这件事,是很被对方看不起的一件事。”

  东华听闻此话,果然有些思索。

  她在心中淡定地钦佩自己这个瞎话编得高,忒高,壮哉小凤。

  但是有一桩事,小凤她不慎忘了,帝君有时候,是一个好奇心十分旺盛的神仙。

  果然,好奇心旺盛的帝君思考片刻,得出结论:“这个风俗有意思,我还没有试过,再试试你们青丘的风俗也不错。”

  凤九神思未动身先行地伸手格在帝君胸前一挡,脸红得似颗粉桃:“这么不要脸的话你都说得出来!”

  其实帝君他老人家一句话只是那么一说,不过,他显然并不觉得方才随口这句胡说有何不可,提醒她:“是谁先搂过来的,你还记得不记得?”


  凤九一身熊熊气焰瞬息被压下去一半,这,又是一个面子的问题。

  她想了半天,底气不足地嗫嚅:“诚然,诚然是我先楼上去的。”摸了摸鼻子狡辩:“不过这是我的梦,我想要怎么就怎么”,说到这里,脑中灵光一闪,她蓦地悟了。对,这是她的梦,东华不过是她意识里衍生出来的梦中人物,平日口舌上从未赢过他也就罢了,在自己的梦中他居然还敢逞威风,真是不把她这个做梦的放在眼里。

  她顿时豪气冲天,无畏地看向东华:“你,你么,其实只是我想出来的罢了,我自己的梦,我想占你的便宜自然就可以占你的便宜,想怎么占你的便宜,自然就怎么占你的便宜,但是你不能反过来占我的便宜。”摇头晃脑地道:“你也不用同我讲什么礼尚往来的道理,因为这个梦里头没有什么别的章法道理,我说的就是唯一的道理!”一番话着实销金断玉铿锵有力,话罢自己都有些被镇住了,定定瞧着帝君。

  帝君像是反应了许久。

  她琢磨着,帝君可能也被镇住了,抬手在他跟前晃了几晃。帝君握住她乱晃的手,明明瞧着她,却像自言自语:“原来当在做梦。”停了一停,道:“我还想,你怎么突然这么放得开了。而且,竟然没生气。”

  帝君这两句话,凤九耳中听闻,字字真切,连起来表个什么意却不大明白,糊涂道:“什么叫当是在做梦,”茫然道:“这个,难道不是在做梦?不是做梦,你又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莫名且混乱地道:“我又为什么要生你的气?”怔了片刻,目光移到他微红的嘴唇上,脸色一白道:“难不成,我真的,占了你的……”便宜二字她委实说不出口,未被东华握住的那只手,默然地提拉住盖在胸前的薄被,妄图扯上来将自己兜头裹住。现实它,有点残酷。

  帝君抬手浅浅一挡,上提的一角薄被被晾在半空,她的手被帝君握住。帝君凝眉瞧她半晌:“还记不记得入睡之前,你在做什么,小白?”

  入睡前她在做什么?此时一想,凤九才发现竟全然没有印象。脑中一时如琼台过秋风,一幕幕有关失忆的悲情故事被这股小凉风一吹,顿时冷了半截心头。自己这个症候,是不是,失忆了?

  愁自心间来寒从足上生,这个念头一起,凤九觉得手脚一时都变得冰凉。正此间,冰渣子一样的手却被握得更紧了些,涌上稍许暖意,耳边帝君缓声道:“我在这里,有什么好怕,你只是睡昏了头。”

  她抬头迷茫地瞧着帝君。

  帝君将她睡得汗湿的额发撩开,沉着道:“有时睡得多了是会这样,睡前的事记不得无所谓,最近的事情你还记得,就没有什么。”眼中闪过一点微光,又道:“其实什么都记不得了,我觉得也没有什么。”

  帝君的这句安慰着实当不上什么安慰,但话入耳中,竟神奇地令她空落落的心略定了定。

  凤九此时才真正看清,虽不是做梦,自己却的确躺在一张硕大的大床上。不过倒并非红帐红被的喜床。身下的床褥眼前的纱帐,一应呈苦蜀花的墨蓝色,帷帐外也未见高燃的龙凤双烛,倒是帐顶浮着鹅蛋大一粒夜明珠。

  透过薄纱织就的软帐,可见天似广幕地似长席,枝桠发亮的白色林木将软帐四周合着软帐,都映照得一片仙气腾腾。当然,其中最为仙气腾腾的,是坐在帐中自己跟前的帝座他老人家。

  方才帝君提到最近的事情。最近的事,凤九想了片刻,想起来些许,低声向东华道:“既然你不是梦,那……在你之前梦到和沧夷神君的婚事……哦,那个或许才是梦。”

  她琢磨着发梦的始源,脸上一副呆样地深沉总结:“两个月前我老头他,呃,我父君他逼我嫁给织越山的沧夷神君,成亲当夜,我花大力气将沧夷的神宫给拆了,这门亲事就此告吹。听说,其实当年造那座神宫时沧夷花了不少钱,但是,我将它夷成废墟他竟然没有责怪我,我老头跳脚要来教训我他还帮我说情。”

  她继续深沉地总结:“固然他这个举动,我觉得可能是他在凡世统领的山河过多,琐事繁冗,将脑子累坏了。但他帮我说情,一码归一码,我还是挺感激他,觉得拆了他的窝有些对不住,心中惭愧。我估摸就是因为这个,所以今日才做这样离奇的梦。”

  凤九的头发睡得一派凌乱,帝君无言地帮她理了理。她颠三倒四总结个大概,帝君一面随她总结,一面思索大事。白止要将凤九嫁去织越山,据司命说,这桩事已过了七十年,但此时凤九口中言之凿凿此事仅发生在两月前。看来,大约是入梦时受了重伤,仙力不济,让凤九的记忆被阿兰若之梦搅得有些混乱。

  她此时的记忆还停留在七十年以前,所以才未因他将频婆果给姬蘅生他的气。

  帝君觉得,阿兰若之梦扰乱重伤之人记忆这个功用,倒是挺善解人意。


  凤九陈情一番又感叹一番,终究有二三事思索不出由头,脸上露出疑惑神色,深沉地道:“其实,我从方才起就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头,”瞧着帝君,眼中渐渐浮上一层震惊:“既然方才我才是做梦而此时我没有做梦,那这里是何处,帝君你、你又怎会出现在此处,还、还有这个床是谁的?”

  帝君端详她一阵,看来此时的小白,只有九重天上做自己灵狐时的记忆。这样就好办多了。他面色诚恳地胡说八道:“此处是个类于十恶莲花境的结界,燕池悟将我困住了,你担心我,所以匆匆赶来救我。”

  凤九嘴张成一个咸蛋,吃惊地将拳头放进口中:“燕池悟忒本事了,竟关了你两次!”

  帝君面不改色地道:“他不但关了我,还关了你,所以我们出不去,只能困于此中。”

  凤九义愤填膺地恨恨道:“燕池悟这个小人!”却又有一分不解:“为什么燕池悟再次困住你这一段,还有我奋不顾身前来营救你这一段,我一点印象都没了?”

  帝君镇定地道:“因为你睡糊涂了。”见她眼中仍含着将信将疑的神气,手抚上她的脸,定定地直视她的眼睛,语声沉缓道:“小白,你不是总在我被困的时候来救我么?”

  你不是总在我被困的时候来救我么。

  凤九僵了。

  今夜她思绪颠颠倒倒,带得行事也一时这样一时又那样,自觉没个章法,且莫名其妙。此时东华这句话,却如一片清雪落在眉梢,瞬间扫净灵台的孽障。

  她方才觉得自己有些清醒过来。

  几百年前九天上的记忆如川流入怀,心中顿时酸楚。

  她记得,从前有一回同姑姑闲话,说起世间玄妙,妙在许多东西相似而又非似。例如“情” “欲”二者。此二者乍看区别不大,却极为不同。其不同之一,在于欲之可控而情之不可控,所以凡人有种文雅的说法称“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自己对东华,从来不是可控之欲,而是不可控之情。自以为已连根截断,乃是根埋得太深,截出来的这一段乍看挺长,便以为到底了。其实深挖一挖,还能挖得出。

  她以为往事随风,已缈如烟尘,此时东华简简单单一句话,却将根上的黄土概数除尽,让她亲眼见到这段情根被埋得多么深,多么稳固。

  燕池悟为什么又关了东华,自己为什么不长教训地又颠颠跑来救他,这些疑问都无需再计较。

  帝君他说,你不是总在我被困的时候来救我么。

  时隔两百多年,看来,他终于晓得了自己就是当年十恶莲花境中救他的小狐狸,九重天上陪着他的小狐狸。不晓得,他知不知道自己为了他吃的那些苦头。

  可是晓得能如何,不晓得又如何,这不是对的时候。

  眼泪忽然盈出眼眶,顺着眼尾滑落,她听到自己的嗓音空空:“你果然晓得我是当年的那头狐狸了吧。可是,你怎么能现在才晓得呢?”

  软帐中的氛围一时沉重,东华的指腹擦过她眼尾泪痕,沉默良久,道:“是我的错。”

  她泪眼朦胧地瞧着东华,他脸上的表情她从来没有见到过。

  她晓得,他这样是在示弱。他这样示弱,对她说都是他的错,但是她其实心中明白,所谓不知者不罪,并不是东华的错,是老天爷没有做给他们这个姻缘,东华道这个歉道得没有道理。

  她这么惨兮兮地哭着责问他也没有道理。

  只听说相逢一笑泯恩仇,没有听说相逢一哭结新仇。

  她自己抬手将泪拭干,垂着眼睛接着东华的话。低声道:“也没有什么,在姬蘅来太晨宫前,其实你一直还是对我不错,姬蘅来了你才对我变坏,这个,你不用放在心中,因为很早以前我就已经想明白这个道理,姬蘅是你的心上人,我那时候大约只能算是太晨宫中的一头灵宠,我抓伤了姬蘅,你将我关起来以示惩戒没有什么错。我被关起来你没有来看我也没有什么,那时候你在准备同姬蘅的婚事,婚事这个东西一向异常繁琐,有诸多礼制,你可能忙得一时忘了我也是有的。”

  她吸着鼻子,故做大度地道:“你新近喜爱上的灵宠差点将我弄死的事,这个,你更不用将它放在心中。这个事情我已琢磨出了一套道理,可以自己想得通了。当日倘若我乖乖任重霖将我拘着,就不会遇上这等祸事,所以也不能怨天尤人,终归其实是命中注定我的运气可能不大好。”

  她抬起手再将眼泪擦一擦,认真地道:“因为我在你的宫中受了很多磨难,可能是老天爷借这个来暗示我们无论如何没有缘分,所以我……”

  帝君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所以你?”

  凤九愣愣抬头,下巴上还有两颗未擦干的泪珠儿,被帝君这么一打断,“所以”要怎么,她也有些含糊。帝君蹙着眉,脸上凝着一层寒冰。凤九却觉得,帝君看着自己的目光像是有点悲伤。

返回目录

标签:

责任编辑:高利平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