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文化 > 访谈 >正文

专访茅威涛:《二泉印月》我演得很享受

来源: 中国江苏网   作者:  2014-11-25 14:48:54
在这部戏当中,我的表演又进步了。

摄像、后期:唐磊

  中国江苏网讯(记者 高利平):说起越剧,许多人会想到茅威涛。她三次获得戏剧梅花奖,是越剧界唯一一位梅花大奖获得者;她将中国戏剧界的所有大奖囊括一身;她一次又一次顶着压力,对越剧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和创新;她“在体制内”,却又做着“出格”的事,情愿被贴上“挑衅大众”的标签,甚至被人批成是“欺师灭祖”,却依旧坦然面对各种议论。正因为有了茅威涛式的承上启下的领军人物,越剧从90年代中期开始,媒体曝光率越来越高,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越剧了解越剧,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喜欢越剧关注越剧。昨天下午,借着茅威涛来南京召开小百花江苏巡演的新闻发布会的机会,本网记者对她进行了独家专访。

茅威涛

  戏曲创新要有资本、要保持对传统的敬畏心

  对传统越剧来说,茅威涛的创新不可谓不大胆。从《西厢记》借鉴川剧踢褶子的亮相开始,到剃了光头演《孔乙己》,再到《寒情》、新版《梁祝》,以及近来的《江南好人》,茅威涛不但尝试了很多“第一次”,更将爵士、饶舌等“非越剧”元素融入其中。她在越剧表演的改革和创新上的步子越迈越大。

  谈及此,茅威涛坦言:“艺术的发展一定是随时代而变。一成不变、墨守成规注定会被抛弃。不过,创新也是要有前提的。一是要对传统有敬畏之心,二是要有资本、有拿得出手的东西,能被观众认可。”她觉得,具备这两点才可以去创新,而不是随意抛弃或改变传统的东西。戏曲从来就是看角儿,角儿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创新的资本。

  创新的东西必然会面对争议,茅威涛从来不怕争议,“如果一个剧团排出来的新戏没有人议论,那还有什么意义”,茅威涛表示,一部作品诞生出来就是要给人议论的,完全一边倒的叫好声或反对声都不行,“有人说好,有人说不好,这才好玩”。她坦承创新剧目是对观众欣赏水平的一种挑衅。

   《二泉印月》这部戏,我演得很放松、很享受

  谈到新编越剧《二泉映月》来江苏演出,茅威涛表示自己很“惶恐”,阿炳是江苏无锡集大成的民乐家,这次在江苏演出该剧算是来交“答卷”的。为了把握好人物创作,小百花的演员们曾经去无锡采风了好几次,她自己也看了许多关于描写阿炳的文学艺术作品,“可能这次越剧舞台上的阿炳跟以往的艺术形象有所不同,并非是描述万恶旧社会摧残下的艺术家,而是企图展现一个真实的阿炳,他一生的命运、心灵的追求和对生命的救赎。这些对女子越剧来说是有相当难度的,但同时也是越剧《二泉映月》的亮点和好看之处。在音乐上,把阿炳所作的许多名曲都融入到剧中,来表现这个人物的命运和思想”。

  第一次在台上扮演盲人,对茅威涛来说是很大的挑战。全剧三分之二的时间她都戴着墨镜在台上表演。不能用眼睛这个窗口来向观众传递人物的信息,就必须通过许多其他的戏曲手段来表现,用茅威涛的话来说,“整个过程像是化腐朽为神奇,表现出阿炳这个人物,我觉得自己在这个戏当中的表演是有进步的。一直喜欢我关注我的观众看了这部戏之后会有一个惊喜的”。

  “在这个戏里,我尝试着放松地去演,而不像以往传统越剧中的女小生那样,在台上端着架子”,茅威涛说,“自己到了知天命的年龄,有30多年舞台经验的情况下,演员在表演上要进入一种更高度的境界,应该是一种放松的、完全融入表演融入角色的状态。让观众看不出有表演的痕迹。我感觉在《二泉印月》这部戏当中似乎触及到了这种感觉,我演的很放松、很享受”。

标签:

责任编辑:高利平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