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招聘:谨防陷阱骗局

在线招聘虽然帮助很多人找到了工作,但是虚假信息却从来没有断过。[详细]

聚焦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23次会议

5月23日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在宁开幕[详细]

治国理政进行时

我们人民共和国的航船正在破浪前进……[详细]

《第21次是国家公祭》第二十一章:国家公祭
来源: 中国江苏网
作者:
2015-01-03 14:13:59
【字号:  】【打印【纠错】

《第21次是国家公祭》

  12月13日,警报第21次在南京上空拉响,这一次是国家公祭。人们在这一天重温历史,砥砺前行。

  6时58分,由国家仪仗队三名护旗手,簇拥着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迈开正步从南京大屠杀史料陈列厅门口,走向新安装到位的国旗杆边。

  7时整,国歌声响起,五星红旗徐徐升起到22.50米的顶端后,又缓缓降至15米处,亿万群众收看这一庄严肃穆的仪式。国旗,第一次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降下。

  8时许,各国博物馆及国际友好人士代表,国内抗战类纪念馆馆长代表,抗战老战士和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遇难者遗属代表等,以及南京市各界人士约10000人,陆续向纪念馆集中,齐聚国家公祭广场内。

  从10时33分开始,习总书记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参观纪念馆史料陈列厅。按照事先的安排,我在展厅门口迎候,并担任为习总书记等领导讲解的光荣任务。

  14日下午,新华社记者霍小光、蔡玉高和蒋芳,来到遇难同胞纪念馆,专门采访我接待习总书记的过程,以及我的感受。

  16日,新华社以《提问最多、最专业的观众——习总书记参观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说了些什么?》为题,播发了一条消息:

  13日出席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后,习近平总书记走进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参观《人类的浩劫——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实展》。据纪念馆馆长朱成山介绍,原定45分钟的参观行程,延长到了72分钟,总书记先后提出68个问题。

  总书记关注的重点是什么?当时说了些什么?带着这样的问题,新华社记者专访了全程陪同总书记参观并讲解的朱成山。“总书记是我接待过提问最多、最专业的‘观众’。”朱成山由衷感叹。

  总书记与20位幸存者和遗属代表一一握手

  13日上午,朱成山是在纪念馆3号门迎接总书记到来的现场人员之一。在江苏省领导介绍了朱成山的身份后,总书记主动伸出手与他握手。

  公祭仪式活动结束后,总书记步入纪念馆参观。

  “听说你当了20多年的馆长了。”习近平对朱成山说。“总书记竟然知道我当了多少年馆长。”朱成山说,总书记对纪念馆很是关注。

  11点35分,参观结束后,总书记步入后厅,接见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及遗属代表。考虑到时间紧张,原本工作人员只安排了幸存者夏淑琴和老兵代表李高山与总书记交流,但总书记与20位幸存者和遗属代表一一握手,逐一交谈,询问他们年龄多大了,当年家属和个人是如何受难的。他对大家说:“现在南京大屠杀受难者、亲历者,还在的就100多人了,你们当年见证了这段重要的历史,这样一段苦难的历史不能忘记啊。”

  会见结束前,总书记反复叮嘱老人们要保重身体,希望他们用亲身经历教育后代,强调只有不忘苦难的历史,才能珍视和平、捍卫和平。

  85岁的幸存者夏淑琴当天同总书记一起为国家公祭鼎揭幕,随后又与总书记会面。夏淑琴说:“总书记询问我当年多大年纪,听我讲述受难历史,还非常关心地问了我与日本右翼打官司的情况。”

  13岁的阮泽宇当天也与总书记一起为国家公祭鼎揭幕。他略带腼腆地说:“‘习大大’对我说‘你好’,我当时就愣了,好激动!”

  原定45分钟延长至72分钟、68次提问

  朱成山介绍,公祭仪式后,参观和会见活动原计划安排45分钟,但由于总书记对这段历史和幸存者特别关心,不断提问,时间延长至72分钟。

  “我仔细回忆,总书记一共问了我68个问题。”朱成山说,当了22年馆长,给无数国内外政要、专家学者讲解,但习总书记是提问最多、最专业的,显然,总书记对这段历史的了解是有长期积累的。

  朱成山回忆,总书记参观过程中不时驻足,每次都有提问。其中停留时间最长、听取讲解最多、提问最细的集中于“遇难者名单墙”“遗骨坑”“零散屠杀展板”和“日本老兵展板”,时间都在3分钟以上。

  “这里有多少(名单)?”“能不能再多收集了?”“当时那些军队的建制有记录吧?”“这些人是军人还是百姓?”……在遇难者名单墙前,总书记提出一连串问题,并提及以色列对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研究。

  他指着“杀人比赛”展板前展示柜中的一把军刀问:“这是他们用的刀吧?”他又指着“杀人比赛”中的日军刽子手问:“他们被处决了吗?”

  在南京大屠杀主战犯谷寿夫被判处死刑的展板前,朱成山向总书记介绍说,谷寿夫临刑前两腿发软。总书记说:“这个家伙也有怕的时候啊!”在看到“百人斩”两名战犯被执行死刑的照片,总书记说:“好,害怕了吧!”

  对于国际人士救助南京难民的情况,总书记十分关心。他特地问到了国际安全区内拉贝、魏特琳等人和后代的情况。

  最让朱成山惊讶的是,总书记不仅知道松井石根,还知道武藤章、柳川平助等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军指挥官的情况。“很多专业人士对此都不见得了解。”朱成山说。

  重托与责任

  在会见了幸存者和遗属代表后,总书记对朱成山说,你现在是研究南京大屠杀的权威专家了。以后你准备怎么去做?是不是还有一些课题要再发掘?

  朱成山回答:“过去从宏观层面去发掘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真相,现在我增加了从微观层面的研究,包括家族史和个人的受害史,因为国与家是连在一起的,没有国家的强大,老百姓的生命就没有保证。”

  听到这里,总书记说:“这个很好!”

  朱成山回忆说,临别前,总书记叮嘱大家:这次举办了国家公祭仪式,以后每年都要举行。这个馆建到现在这样,做了很多努力,硬件、软件还可以,但需要进一步完善。

  “总书记的提问,对纪念馆的关心,对国家公祭的关心,对南京大屠杀史学研究的关注……对我个人而言,是重托也是责任。”朱成山说,我一定按照总书记的嘱咐,将南京大屠杀的历史记忆传承下去。

  新华社电这篇报道,很快被新华、新浪、搜狐等各家网站列为头条新闻,有的用新华社电原讯题目,有的则以“习近平参观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提问68次”为题刊登了出来。次日,各家报刊也纷纷转发了这条消息。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及李慧独家供稿

  登陆新华报业网(www.xhby.net)、扬子晚报网(www.yangtse.com)、中国江苏网(www.jschina.com.cn),可查看完整连载。

原标题:

  责任编辑:高利平  

特别推荐

  • 亚洲情色片流变史:女体时代各自沦落繁华
  • 拉贝记录南京大屠杀:一晚上1000个女性被强奸本文中所记述的是德国外交部档案中记录的有关南京大屠杀的内容,是以外交人员为主体的德国人群体对南京大屠杀的观察、记述和分析,这是有关南京大屠杀历史另一个角度的证明文本。这些材料作为第三方的冷静证词,证明南京大屠杀是无法抹杀的历史事实。这些材料使用了“亚洲式的”、“中世纪式的野蛮”这类词汇,并最早使用了“南京大屠杀”这一概念。
  • 1991年邓小平交代江泽民一招什么决定中国命运” 邓小平认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 邓小平对于解决贫富分化问题提出过设想和时间表,比如先富带后富、“两个大局”、“先富起来的地区多交点利税”(参见《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74页。
  • 江泽民1998年访日为何被日媒污蔑为“谢罪”?

    本文原标题:江泽民访日的意义。由于日本政府在“道歉立场”上不肯让步,中国政府内部也有过无限期延长访日的争议,但是,据中国官员告诉笔者,最后,中国当局总结认为,江泽民去日本访问的正面作用较大,至少可以增加中、日双方高层的相互了解,顺便也让日本高层人士体会到中国高层官员对各种问题的立场。

  • 中南海保健总管忆抢救胡耀邦:没吃江泽民的药本文摘自《特别经历――十位历史见证人的亲历实录》,曾五度进入中南海,担任中央高级领导人健康保健总管的王敏清是其中的一位。作为保健局的局长,他有一项例行的公事,就是每个星期六的上午九点,到北京医院北楼,听取有关住院的高层领导人病情的汇报。
  • 邓小平:毛泽东整倒大批干部是他晚年最大悲剧1960年邓小平与毛泽东在北京(资料图)本文摘自《历史的见证:“文革”的终结》,薛庆超著,九州出版社,2011.4毛泽东逝世的时候,邓小平已经失去了人身自由,处于一种活动空间仅限于自己家庭所在的大院内的“软禁”状态。他虽然不能亲自前往中共中央设置的吊唁大厅,向自己尊敬的伟大领袖和导师表达无限沉痛的心情,但仍然和家人一起,在家中设置了一个悼念毛泽东的灵堂,献上了一幅花圈,表达自己对毛泽东的无限真挚的感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