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招聘:谨防陷阱骗局

在线招聘虽然帮助很多人找到了工作,但是虚假信息却从来没有断过。[详细]

聚焦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23次会议

5月23日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在宁开幕[详细]

治国理政进行时

我们人民共和国的航船正在破浪前进……[详细]

《第21次是国家公祭》第二十章:筹备公祭
来源: 中国江苏网
作者:
2015-01-03 14:13:59
【字号:  】【打印【纠错】

《第21次是国家公祭》

  “国殇”是一个国家最为隆重、最高级别的祭奠。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的确定,在某种程度上说,就是确定了我国的“国殇”。如何筹备好首次国家公祭日活动,是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

  今年我国已经先后在北京、沈阳两地已经开展了“纪念全民族抗战77周年”、“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7周年献花蓝仪式”和“座谈会”,纪念九一八事变83周年撞钟仪式、先烈纪念日向人民英雄献花蓝仪式等四项活动。国家公祭日因是首次举办,并且今后每年都要在这一天举办,究竟如何公祭,海内外人士拭目以待。

  一、 筹备活动高规格启动

  由于是首次举办,大家心里都没底。不过有一点是明确的,那就是不再由江苏或南京主办和承办,而应由地方性提升到国家层面来举办。问题是由国家哪个部门,哪一级领导负责筹备呢?

  5月27日,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王燕文电话通知我,下午在北京召开关于国家公祭等事项布置会,要我陪同省委常委、秘书长樊金龙到中南海参加会议,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栗战书亲自主持会议。会上传达了中央部署,按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从今年起,每年12月13日举办国家公祭活动,由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主办,中宣部和江苏省委承办。

  这在某种程度上宣布国家公祭活动筹备由此开始。

  随后,各项筹备工作紧锣密鼓地开展。我也因此跟着忙碌起来,先后多次到中宣部、国务院法制办等中央和国家有关部门开会,参与论证和研讨。中办副正主任王仲田、中宣部副部长王世民、王晓辉等也分别率中央和国家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到馆查看场地、听取汇报、研究和处理相关问题。

  省委成立了以省委书记罗志军为组长的国家公祭领导小组,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樊金龙秘书长、王燕文部长三位省委常委和王立科副省长、南京市市长缪瑞林五位领导担任副组长,我也破例成为省里领导小组的一名成员,有幸参加省委召开的专题会议。各位领导多次到现场指导、检查和督促。南京市专门成立了国家公祭指挥中心,杨卫泽任主任,和市长缪瑞林等多次来馆协调布置,要求按青奥会模式和经验,实现场馆化扁平式开展筹备。

  二、 南京市为办好国家公祭日在行动

  南京为迎接活动,进行全市发动,提出了“大干200天,搞好环境整治和配套”。市委市政府专门邀请纪念馆扩建工程设计者、华南理工大学何镜堂院士,担纲设计纪念馆周边地块的规划控制和保护方案。

  南京市对待国家公祭日态度积极,对纪念馆周边地块的整体规划和控制,更是着眼于长远考虑、提前布局。因纪念馆所在地已是河西新城中心,近年不断新建高楼大厦,再不进行规划控制,将来举办国际公祭日活动的环境效果就会削弱。南京还对纪念馆主入口水西门大街进行了整体改造。纪念馆所在地建邺区,对河西新城区进行了又一轮改造,特别是对纪念馆周边环境进行了提升和美化。

  馆内仪式如何进行也有一番考虑:

  一是公祭采用何种程序。尽管以前已经有20次在纪念馆公祭的先例,但此次的形式有哪些?过去地方性公祭的献花蓝、撞和平大钟、放飞和平鸽等仪式是否保留?如果需要部分保留应该怎样提升?需不需要设计新的公祭形式,等等。此外,谁来设计?谁来拍板定论?除了需要智慧,更需要顶层设计和决定。

  二是现场环境的设计和改造。我们根据集会广场的现有条件和过去的经验,请专业的公司设计出三维空间立体效果图,报请市委、省委以及中央有关部门的领导审定。期间,进行了多番的修改和补充。此外,为了遮挡纪念馆周边的楼层,聘请华南理工大学何镜堂院士的团队,专门设计了国家公祭帆等,进一步营造庄严肃穆的氛围。

  三是现场的安全保卫措施。参与集会的人员如何安检?现场的安全保卫如何布控?周围的高楼大厦如何进行安全防卫?供电、卫生、电讯、电视转播车等特种车辆以及相关设备等如何摆放?等等,都是需要周密考虑和落实到位的。

  三、系列筹备活动紧锣密鼓

  要办好活动还要有软件配套,其中最重要的是公民参与程度,国家公祭目的不在于形式,而在对公民的教育和国内外的影响力。经反复论证,出台一系列活动方案,分为三个阶段四大版块:

  首先是预热活动起步阶段“纪念全民族抗战开始板块”,主要有六项活动组成:7月6日在馆举行“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网开设新闻发布会”,同时网上开通“我为国家公祭日献计献策”活动。之后,在馆举行“南京大屠杀遗属名录登记启动工作”。另外在馆举行《国家公祭----解读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日资料集》新书首发式及“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扩容工程新征文物史料成果新闻发布会”。次日举办“纪念七七全民族抗战学术座谈会”。同时组织部分国家公祭筹备人员观摩北京市举办的纪念活动积累经验。

  其次是活动升温阶段。这个阶段由“纪念全民族抗战开始板块(9月3日)”、“纪念抗战爆发板块(9月18日)”两大板块组成。

  第三阶段,系列活动显高潮,活动被列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板块”。主要活动有《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读本》初中版和高中版首发式,省市教育部门为推广和使用好读本专门组织了培训。12月1日起,“读本”进入江苏全省中小学课堂。

  其他各项活动12月1日起作为国家公祭的主要活动陆续开展。上述三个板块活动一共有20多项,时间跨度为6个月,有力地烘托了首次国家公祭活动的精彩纷呈。

  四、浇铸国家公祭鼎

  省市筹备国家公祭日活动一行人员参加“纪念全民族抗日战争爆发69周年仪式”,看到北京有关方面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铸造了一个独立自由勋章雕塑后,提出做一口国家公祭鼎。专家们论证认为,仪式上可使用“国家公祭鼎”,既体现国之祭,又体现史之痛,也体现民之愿。

  中宣部很重视,组织专家在京三次论证会,北大教授朱风瀚提出国家公祭鼎的形制最好不采用国内庆祝常用的大克鼎、毛公鼎等样式,建议采用造型简洁的楚大鼎形制。我请教安徽省博物院院长朱良剑,并商请南京青铜研究生所长王丰陵赶到合肥现场研究楚大鼎。此外还邀请南京艺术学院设计研究所、东南大学建筑设计研究所、华南理工大学建筑设计院等一大批教授参与设计,并多次听取齐康、何镜堂两位院士的指导意见,设计图先后修改10多稿。

  该鼎脱胎于楚大鼎,但不完全一样,设计时对下部进行改造,并对鼎的纹饰云纹进行重新设计,变成了以南京树枝为基本素材的设计图案;将底座上的铜纹饰设计成古城墙图案,体现出南京市地域文化性,考虑到现场环境,还将鼎的尺度增大。此外,名称最终定为“国家公祭鼎”。

  鼎铭文书写一波三折。开始只是直白描述了今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设立国家公祭日的一段文字,上报后被要求用骈文表达,经过反复修改,最终形成了20句四字铭文。铭文没有标题、落款,使用简体魏碑体刻在鼎正面。鼎背面用楷体字刻录一段“纪事”,对国家公祭鼎作了说明。

  此后,在一个多月的时间内,王丰陵带领一班工人在南京钢铁集团机械制造公司车间里24小时加班加点,终于完成制模。11月27日恰逢感恩节,浇铸开始,我把从纪念馆带来的30张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遗像及10000多个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名录的书籍一起放了进去。

  28日开模后,铭文、纪事说明文、纹饰等均十分清晰,浇铸非常成功。

  12月8日,国家公祭鼎起运。中午12点,大鼎运抵遇难同胞纪念馆,通过用红外线出测绘仪等仪器的帮助,精确的计算安装位置,最后用吊车吊装在已经安装到位的基座上。晚上6时,一套揭鼎装置同样用卡车从北京起运,长途跋涉运抵遇难同胞纪念馆。为了保证仪式感,同时考虑这套揭鼎装置的设计和制作过程费力可谓煞费苦心,期间,经过帐篷式、充气式、液压式等诸多方案反复比选,电动、手动到最后的手动加电动方案,经过反反复复的修改终于选定。

原标题:

  责任编辑:高利平  

特别推荐

  • 亚洲情色片流变史:女体时代各自沦落繁华
  • 拉贝记录南京大屠杀:一晚上1000个女性被强奸本文中所记述的是德国外交部档案中记录的有关南京大屠杀的内容,是以外交人员为主体的德国人群体对南京大屠杀的观察、记述和分析,这是有关南京大屠杀历史另一个角度的证明文本。这些材料作为第三方的冷静证词,证明南京大屠杀是无法抹杀的历史事实。这些材料使用了“亚洲式的”、“中世纪式的野蛮”这类词汇,并最早使用了“南京大屠杀”这一概念。
  • 1991年邓小平交代江泽民一招什么决定中国命运” 邓小平认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 邓小平对于解决贫富分化问题提出过设想和时间表,比如先富带后富、“两个大局”、“先富起来的地区多交点利税”(参见《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74页。
  • 江泽民1998年访日为何被日媒污蔑为“谢罪”?

    本文原标题:江泽民访日的意义。由于日本政府在“道歉立场”上不肯让步,中国政府内部也有过无限期延长访日的争议,但是,据中国官员告诉笔者,最后,中国当局总结认为,江泽民去日本访问的正面作用较大,至少可以增加中、日双方高层的相互了解,顺便也让日本高层人士体会到中国高层官员对各种问题的立场。

  • 中南海保健总管忆抢救胡耀邦:没吃江泽民的药本文摘自《特别经历――十位历史见证人的亲历实录》,曾五度进入中南海,担任中央高级领导人健康保健总管的王敏清是其中的一位。作为保健局的局长,他有一项例行的公事,就是每个星期六的上午九点,到北京医院北楼,听取有关住院的高层领导人病情的汇报。
  • 邓小平:毛泽东整倒大批干部是他晚年最大悲剧1960年邓小平与毛泽东在北京(资料图)本文摘自《历史的见证:“文革”的终结》,薛庆超著,九州出版社,2011.4毛泽东逝世的时候,邓小平已经失去了人身自由,处于一种活动空间仅限于自己家庭所在的大院内的“软禁”状态。他虽然不能亲自前往中共中央设置的吊唁大厅,向自己尊敬的伟大领袖和导师表达无限沉痛的心情,但仍然和家人一起,在家中设置了一个悼念毛泽东的灵堂,献上了一幅花圈,表达自己对毛泽东的无限真挚的感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