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招聘:谨防陷阱骗局

在线招聘虽然帮助很多人找到了工作,但是虚假信息却从来没有断过。[详细]

聚焦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23次会议

5月23日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在宁开幕[详细]

治国理政进行时

我们人民共和国的航船正在破浪前进……[详细]

《第21次是国家公祭》第十九章:解读公祭
来源: 中国江苏网
作者:
2015-01-03 14:13:59
【字号:  】【打印【纠错】

《第21次是国家公祭》

  我是最早得知设立国家公祭日消息的人,也是被采访、被询问、被约稿最多的人。

  自从2月27日全国人大通过“国家公祭日”的法案后,我一直没歇着,一口气连写了四篇解读12·13国家公祭日的文章。在这些文章里,我对设立国家公祭日从各个角度进行了详细的分析与解读,对于传播和扩大“国家公祭日”的影响,起了一定的作用。

  一、 国家公祭的对象

  在第十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通过的《关于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的决定》中,非常明确地界定:“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和所有在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期间惨遭日本侵略者杀戮的死难者”。在此,我对国家公祭的对象进行详细说明:

  国家公祭的对象首先是在南京大屠杀中遇难的30多万同胞,南京大屠杀30万数字来源于战后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南京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两个法庭的法律的定论和判定,我们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来论证南京大屠杀30万的数字:

  1946年1月19日设定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经过调查和严肃认真的审判,依据大量的人证、物证认定:在日军占领南京后的最初六个星期内,南京及附近被屠杀的平民和俘虏,总数达20万以上。据史料考证,日军在进行凶残的大屠杀的同时,为了掩盖其罪行,采用纵火焚尸、抛尸长江等办法,迫不及待地对横陈在南京城郊的遇难者尸体毁尸灭迹,被处理的尸体总数达15万多具,将这两个数字相加,该法庭实际判定:南京大屠杀的人数不低于35万。

  1946年2月15日成立的南京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的认定:日军在南京集体屠杀有28案,屠杀人数为19万余人;零散屠杀有858案,尸体经慈善机构掩埋有15万余具。该法庭判定南京大屠杀的人数不低于34万。

  在此强调指出,东京审判后,以美国为首的盟国于1951年9月8日同日本政府签订了《旧金山和约》该“和约”第11条明文规定:“日本接受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其它同盟国法庭在日本境内或境外之判决,…”,也就是说,日本政府承认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南京审判日本战犯军事法庭对南京大屠杀案的判定,承认南京大屠杀30多万遇难者的数字。

  那么,对“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期间”一词如何解读?笔者的理解是在日本近代形成帝国主义后,所有对中国的侵略战争期间。它应该包括那些侵华战争期间的死难者呢?

  1、1874年日本武力侵台造成的死难者。5月,日本武力攻击台湾,残酷杀害台湾土著民众,这是日本侵华的开端。

  2、1895年甲午战争期间日本对旅顺大屠杀中的死难者。日军侵占旅顺后,杀害平民,中国百姓遇难人数多达6万,旅顺城只有36人活下来。

  3、1900年日本参与八国联军镇压和杀害许多义和团员。在八国联军中,日本成为镇压义和团、侵略中国的主力,在北京屠杀中国人数十万,腐味弥漫全城。

  4、1904年日俄战争中的中国死难者。

  5、1931年日本侵占东三省后的中国死难者。

  6、1937年日本全面侵华期间后的中国死难者。以1937年卢沟桥事变为标志,日本发动了全面的侵华战争。在此之后的八年中,杀害了无数的中国人民。

  在抗击日本侵略的14年战争中,中华民族作出巨大的牺牲。据不完全统计,死伤人数达3500万人,直接经济损失1000亿美元,间接经济损失达5000亿美元。

  二、 固化“大屠杀”史实的重器

  在加害国日本,一直存在着南京大屠杀虚构论、南京大屠杀根本没有发生过、南京大屠杀是20世纪最大的谎言等种种奇谈怪论。因此,如何看待南京大屠杀的历史显得尤为重要。。此次设立的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法案,则是我国以法律的形式、国家的意志,对南京大屠杀的史实进行固化。

  战后,根据《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莫斯科外长会议》和《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宪章》等法律文件,相继成立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各同盟国军事法庭,分别对日本A级和B、C级战犯进行了正义的审判。其中,南京大屠杀作为特例,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同时设立专案审判。

  主要内容包括:

  1、南京大屠杀时间的定论。其过程长达6个星期,即1937年12月13日到1938年1月。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开始日,也是一个国难日、一个国耻日。

  2、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对象的定论。侵华日军残忍屠杀了无辜市民和俘虏,不包括两军在南京战役中伤亡人数。

  3、南京大屠杀死难者人数的定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30万人以上的数字间接出自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直接出自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其中,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判定,日军集体屠杀有28案,屠杀人数有19万多人;零散屠杀有858案,尸体达15万多具,死亡人数达30多万。

  4、南京大屠杀地域范围的定论。以当时南京特别行政市政府管辖的地区为限。南京沦陷前,市政府共管辖城内7区,以及浦口、孝陵卫、燕子矶、上新河等4个郊区,还包括总理陵园区。

  5、南京大屠杀内容的定论。屠杀:人数达30万人以上;强奸轮奸:发生两万多起;焚烧破坏:“半城几近灰烬”,“全市约三分之一的建筑被毁”;抢劫掠夺:无数公私财物被掠。

  三、张扬人民主体性的宪法精神

  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举行国家公祭,既是对逝者的尊重和缅怀,也是对生者的抚慰和教育。用立法形式确立国家公祭日,全面体现了我国宪法人民主体性的根本精神。

  国家公祭在古代称“国祀”,是国家的大典,拉近了个人与国家之间的精神距离,成为一项固化的国家性社会行动,有利于凝聚民族精神,同心协力地去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强国。

  此次法定的国家公祭对象,不仅仅是南京大屠杀30多万的死难者,还包括其他在日军侵华期间遇难的所有民众,体现出对民众生命价值的尊重。抗战历史第一次以法定形式走入普通中国民众的内心深处,提醒民众不要忘记历史,维护和平,建设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面对日本右翼势力南京大屠杀否定论甚嚣尘上并愈演愈烈的现状,实行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就是以国家的意志,坚决维护抗日战争期间民众死难者的名誉权。

  12·13作为一个历史文化符号,它所承载的中华民族受难历史的记忆,具有特殊的普世价值。人们在悼念南京大屠杀30多万死难者的同时,缅怀抗日战争中伤亡的3500万中国军民,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又是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华民族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作出过巨大的牺牲和贡献。因此,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所具有的人性和道德力量是全球性的。既是对法西斯罪行的控诉,也是对人性和良知的呼唤,更具有人类的普世价值。最为重要的,是我国宪法中以人为本和人民主体地位思想观念的再次凸显、实践和强化。

  四、对国际和平的再促进

  此次国家公祭日的设立,表明了一个国家对历史认知的高度和趋向成熟,演变为国家层面重温历史的一个定格化的仪式,为人们提供了学习历史、传承历史的绝佳契机和更高平台,警示人们要深刻汲取历史教训,自觉维护和平生存和发展的环境。以国家公祭的形式悼念,决非止于历史和过去,而是在汲取这段历史教训基础上的一种超越。这种超越是建立在重温和记忆历史基础上自然而然的升华,表达了我国人民热爱和平的心声,同时也向世界传递了中国人民牢记历史、维护和平的坚定意志。通过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的设立,将会使纪念活动形式国家化、法律化、制度化、固定化,不仅提升了纪念逝者的规格,而且也彰显了对和平活动的影响力。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强调:“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学习党史、国史,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把党和国家各项事业继续推向前进的必修课。这门功课不仅必修,而且必须修好。要继续加强对党史、国史的学习,在对历史的深入思考中做好现实工作、更好走向未来,不断交出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合格答卷”。

  办好12月13日首次国家公祭日活动,成为我国今年一系列重要纪念性活动的最后选项。因为是首次举办,并且今后每年都要在这一天举办,究竟如何公祭,海内外人士拭目以待。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及李慧独家供稿

原标题:

  责任编辑:高利平  

特别推荐

  • 亚洲情色片流变史:女体时代各自沦落繁华
  • 拉贝记录南京大屠杀:一晚上1000个女性被强奸本文中所记述的是德国外交部档案中记录的有关南京大屠杀的内容,是以外交人员为主体的德国人群体对南京大屠杀的观察、记述和分析,这是有关南京大屠杀历史另一个角度的证明文本。这些材料作为第三方的冷静证词,证明南京大屠杀是无法抹杀的历史事实。这些材料使用了“亚洲式的”、“中世纪式的野蛮”这类词汇,并最早使用了“南京大屠杀”这一概念。
  • 1991年邓小平交代江泽民一招什么决定中国命运” 邓小平认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 邓小平对于解决贫富分化问题提出过设想和时间表,比如先富带后富、“两个大局”、“先富起来的地区多交点利税”(参见《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74页。
  • 江泽民1998年访日为何被日媒污蔑为“谢罪”?

    本文原标题:江泽民访日的意义。由于日本政府在“道歉立场”上不肯让步,中国政府内部也有过无限期延长访日的争议,但是,据中国官员告诉笔者,最后,中国当局总结认为,江泽民去日本访问的正面作用较大,至少可以增加中、日双方高层的相互了解,顺便也让日本高层人士体会到中国高层官员对各种问题的立场。

  • 中南海保健总管忆抢救胡耀邦:没吃江泽民的药本文摘自《特别经历――十位历史见证人的亲历实录》,曾五度进入中南海,担任中央高级领导人健康保健总管的王敏清是其中的一位。作为保健局的局长,他有一项例行的公事,就是每个星期六的上午九点,到北京医院北楼,听取有关住院的高层领导人病情的汇报。
  • 邓小平:毛泽东整倒大批干部是他晚年最大悲剧1960年邓小平与毛泽东在北京(资料图)本文摘自《历史的见证:“文革”的终结》,薛庆超著,九州出版社,2011.4毛泽东逝世的时候,邓小平已经失去了人身自由,处于一种活动空间仅限于自己家庭所在的大院内的“软禁”状态。他虽然不能亲自前往中共中央设置的吊唁大厅,向自己尊敬的伟大领袖和导师表达无限沉痛的心情,但仍然和家人一起,在家中设置了一个悼念毛泽东的灵堂,献上了一幅花圈,表达自己对毛泽东的无限真挚的感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