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招聘:谨防陷阱骗局

在线招聘虽然帮助很多人找到了工作,但是虚假信息却从来没有断过。[详细]

聚焦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23次会议

5月23日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在宁开幕[详细]

治国理政进行时

我们人民共和国的航船正在破浪前进……[详细]

《第21次是国家公祭》第十五章:外国政要祭
来源: 中国江苏网
作者:
2015-01-03 14:13:59
【字号:  】【打印【纠错】

《第21次是国家公祭》

  纪念馆建成以来接待过众多外国卸任政要,而副总理、驻华大使、部长等则难以计数,已成为国际和平交流的一扇窗口。

  一、 丹麦女王插种南京玫瑰

  2014年4月27日,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来馆,她也是建馆29年来参观访问的首位在任国家元首。此次行程较紧,没有安排女王进入史料展陈区,但我还是简要地向她介绍了遇难同胞纪念馆和南京大屠杀史一些基本情况。

  在祭场走廊,我们特意为女王陛下增设6块挂板,上面有一幅幅丹麦友人辛德贝格当年救助中国难民的珍贵照片史料。辛德贝格是日军南京大屠杀的见证者,也是当时在南京保护中国难民的国际友人之一,我向女王介绍了辛德贝格在南京救助中国难民的历史。

  女王对这段历史有所了解。抵南京后,她在省政府欢迎宴上致辞:“在这个事件中,值得丹麦人骄傲的是一个叫辛德贝格的丹麦年轻人。由于一些巧合,他在大屠杀前的两个星期到了南京,并且在这个事件中,他保护和救助了上万名中国人。今天,我们还要纪念他。因为他用了自己的力量,在非常困难的情况下,救助了乡亲们。我们不但要回顾过去,也要面向未来。”

  丹麦园艺师为褒扬辛德贝格功绩,花三年专门培育了一种黄色玫瑰,并由辛德贝格的家乡正式命名为“永远的南京——辛德贝格玫瑰”。2006年,辛德贝格的妹妹、80高龄的比坦·安德森和6名亲属从丹麦带几株幼苗到馆栽下。

  辛德贝格外甥女玛丽安夫妇陪同女王参观,这对夫妇以前曾多次来馆,2006年4月来南京时,还向该馆捐赠过当年辛德贝格从南京带回丹麦的几件文物,其中有中国难民赠送给他的刺绣布质横幅,上绣“辛佩先生惠存见义勇为”。

  女王在“永远的南京·辛德贝格玫瑰花圃”旁为一棵梧桐树培土浇水,并正式命名为“中丹和平友谊树”。最后,女王接见了大屠杀幸存者苏国宝,老人全家当时与很多难民一起,住在辛德贝格参与建立的江南水泥厂难民营,辛德贝格还亲手交给他一块大洋、一些大米,全家才得以存活。老人向女王表示:这个恩情我一直记在心里。

  二、鸠山前首相故意错写名字

  2013年1月17日,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夫妇来馆参观。鸠山说,坐在车上远远看到纪念馆内有一尊高大的汉白玉雕像,手托和平鸽的妇女形象很优美,让他很感动。“我姓鸠山,在日语中,“鸠”这个字就是鸽子的意思,所以我对鸽子的形象特别有感觉。”

  鸠山面对“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石墙时,躬身默哀数分钟。在日本随军记者村濑守保拍摄的一张被抛入长江,又被江水冲回岸边的许多遇难者尸体照片前,展厅中陈列的遇难者遗骨前,被日军砍下的遇难者头颅等照片前,鸠山双手合十,不断地鞠躬致歉,这样的场面多达十多次。走出展厅,在遇难者名单墙前,他用手抚摸遇难者的名单后,再次双手合十,向遇难者鞠躬致哀。

  在遇难者遗骨坑和“万人坑”遗址时,鸠山先生看到累累白骨,再次鞠躬致歉,还问遗骨是真的吗?日本右翼学者田中正明曾在日本国会演讲时,胡说本馆展示的遇难者遗骨是假的,为此许多日本政要都对真实性表示怀疑。我表示,这些遗骸都是1998年发掘时葬在水塘里,共7层堆积,每一具都经过考古学、医学、法医学等多种学科科学鉴定,证明是南京大屠杀遇难者遗骸,目前原貌原样陈列。

  在和平大舞台上,鸠山看台口两排大字:不为复仇誓言铭记南京历史遗训,为了大爱志愿谋求世界和平永续。他说:“这幅对联太好了,使我很感动,希望大家一起为了世界和平出力。”我赞同地点点头,没有告诉他的是,这幅对联正是出自我思考的结果。

  访问结束前,我邀请鸠山题词。他拿起毛笔写下“友爱和平”,落款时他将鸠山由纪夫中的‘由’字改成了‘友’字。当我问起是否有意而为之时,他点点头表示认可。说“等到银杏树开花时,我还会再来。”

  此前,我曾经接待过两位日本前首相。1998年5月,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来馆并敬献了花圈,上书:前事不忘,后事之师。2000年8月,日本前首相海部俊树来馆,献花圈并为死难者默哀,最后留言:二十一世纪是和平希求的世纪。

  三、美国前总统卡特的题辞

  2012年12月14日,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先生及夫人来馆参观。2002年,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决定把当年度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卡特,以表彰他为促进世界和平所作出的努力。“我一生之中最大的成就就是促成了中美建交,”卡特曾这样说过。卡特访问时已88岁。

  大屠杀期间,贝茨、威尔逊、魏特琳、海因茨、米尔斯、马吉、史密斯等美国人留在南京成功组织国际安全区并为中国难民建立避难所,这一直铭刻在中国人民的心中。有一位被中国人称为“华小姐”的魏特琳,事迹尤为感人。1912年魏特琳加入海外基督教传教士联合会,被派往中国,她花了两年时间学习中国语言和文化,并根据她姓的谐音给自己起名华群,很多中国人习惯称她为华小姐。

  南京沦陷前,魏特琳拒绝了美国大使馆撤离命令,毅然留在南京城,为中国人撑起血海中的生命孤岛。她积极营救中国难民,保护了成千上万的中国妇女和年轻姑娘,这使得她们避免了被日军送到军队慰安所和军营而遭受日本士兵性奴役的危险。被称作“华小姐”的魏特琳成了全南京城里中国人心目中的"天使"和"神的使者“。

  大屠杀发生时,有美国五位记者留在南京。他们亲眼目睹了侵华日军在城内烧杀淫掠的滔天罪行,他们通过不同方式在各自媒体上揭露了日军暴行。面对日军施暴的危险,魏特琳等美国公民及其他国际人道主义者,曾在南京庇护挽救了20多万人。

  卡特先生盛赞当年留在南京的美国人为“英雄”:“在这里,我看到上世纪30年代中美合作留下了许多佳话,他们在上世纪30年代就在为中美友好作贡献”。他的题词是:这里是世界各国憎恶战争与渴望和平的最佳诠释。

  四、韩国前总理和学者到访纪念馆

  近现代东亚史上,日本帝国主义对朝鲜半岛进行长期的殖民统治,掠夺资源、奴役百姓,至今仍有历史遗留问题没有解决。

  纪念馆曾迎来韩国多位卸任领导人:韩国前总理卢信永夫妇、韩国前总理姜英勋、韩国前总统全斗焕及其夫人。姜英勋题词是:对于南京大屠杀,日本政府与日本军队应从人道主义的角度进行深刻反省。中韩在历史问题上有着很多共同的感受和语言。对于日本而言,不仅对于南京大屠杀事件要反省,对于中韩“慰安妇”也要忏悔道歉。目前,日本政府对于韩国的殖民统治、对于中国的侵略战争的史实轻描淡写、极力美化,这伤害了中韩两国人民的感情。

  韩国前政要到访,也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我们与韩国学者的联系合作。2001年,不仅有两位韩国前政要连续,从是年开始,中日韩三国学者开始了在历史问题上合作和努力,我也有幸参与其中。

  2001年12月,韩国学者姜昌一、梁美英等人,邀请中国和日本学者到首尔(当时叫汉城),在汉城大学与日本、韩国几位学者,一起讨论如何应对日本扶桑社出版的右翼势力编辑的历史教科书问题。通过讨论,我们达成共同结论:统一历史问题的认知非常重要,因此决定由中、日、韩三国轮流举办‘历史认知与东亚和平’国际学术论坛。2002年3月,第一届《历史认知与东亚和平》论坛在南京召开,三国共有148位学者参加,主要议题仍然是日本教科书问题的批判和对策。期间,提出中日韩三国学者共同编辑一本教科书。

  2005年6月,中、日、韩三国学者历3年,用中日韩3国文字印刷,并且同一时间出版面世《东亚三国的近现代史》。读本甫一上市就在三国掀起了抢购热潮。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本由三国学者共同编撰完成的第一本权威历史读本,也受到了越来越多读者的青睐。我作为该书中方的主要编纂者(负责第三章,即1931年至1945年有关日本侵略战争的历史)之一,除了应邀参加南京、北京两地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以外,还接受了众多媒体关于这方面内容的采访,特别是撰写过题为《东亚三国(中日韩)历史纠葛与书写》的文章,介绍参与编撰和出版的全过程,发表在马来西亚的《当代评论》杂志上。

  中日韩三国学者创造性的工作成果,填补了东亚近现代史上一项历史的空白.虽然暂且还不是三国的历史教科书,但提供了一本正确地历史教科书辅助的教材。对凝聚东亚近邻国家的历史共识,必将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提供了一种通过三国学者合作的模式,解决日本与周边国家在历史问题上存在巨大反差的一种非常有意义的尝试。

  此后,纪念馆与韩方联系,特别是和韩国同类型纪念馆、历史研究所的交流与合作就愈发多了起来,如与韩国独立纪念馆、韩国济州岛四三惨案纪念馆、四三研究所、光州五八研究所、韩国东北亚研历史财团等。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及李慧独家供稿

原标题:

  责任编辑:高利平  

特别推荐

  • 亚洲情色片流变史:女体时代各自沦落繁华
  • 拉贝记录南京大屠杀:一晚上1000个女性被强奸本文中所记述的是德国外交部档案中记录的有关南京大屠杀的内容,是以外交人员为主体的德国人群体对南京大屠杀的观察、记述和分析,这是有关南京大屠杀历史另一个角度的证明文本。这些材料作为第三方的冷静证词,证明南京大屠杀是无法抹杀的历史事实。这些材料使用了“亚洲式的”、“中世纪式的野蛮”这类词汇,并最早使用了“南京大屠杀”这一概念。
  • 1991年邓小平交代江泽民一招什么决定中国命运” 邓小平认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 邓小平对于解决贫富分化问题提出过设想和时间表,比如先富带后富、“两个大局”、“先富起来的地区多交点利税”(参见《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74页。
  • 江泽民1998年访日为何被日媒污蔑为“谢罪”?

    本文原标题:江泽民访日的意义。由于日本政府在“道歉立场”上不肯让步,中国政府内部也有过无限期延长访日的争议,但是,据中国官员告诉笔者,最后,中国当局总结认为,江泽民去日本访问的正面作用较大,至少可以增加中、日双方高层的相互了解,顺便也让日本高层人士体会到中国高层官员对各种问题的立场。

  • 中南海保健总管忆抢救胡耀邦:没吃江泽民的药本文摘自《特别经历――十位历史见证人的亲历实录》,曾五度进入中南海,担任中央高级领导人健康保健总管的王敏清是其中的一位。作为保健局的局长,他有一项例行的公事,就是每个星期六的上午九点,到北京医院北楼,听取有关住院的高层领导人病情的汇报。
  • 邓小平:毛泽东整倒大批干部是他晚年最大悲剧1960年邓小平与毛泽东在北京(资料图)本文摘自《历史的见证:“文革”的终结》,薛庆超著,九州出版社,2011.4毛泽东逝世的时候,邓小平已经失去了人身自由,处于一种活动空间仅限于自己家庭所在的大院内的“软禁”状态。他虽然不能亲自前往中共中央设置的吊唁大厅,向自己尊敬的伟大领袖和导师表达无限沉痛的心情,但仍然和家人一起,在家中设置了一个悼念毛泽东的灵堂,献上了一幅花圈,表达自己对毛泽东的无限真挚的感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