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招聘:谨防陷阱骗局

在线招聘虽然帮助很多人找到了工作,但是虚假信息却从来没有断过。[详细]

聚焦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23次会议

5月23日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在宁开幕[详细]

治国理政进行时

我们人民共和国的航船正在破浪前进……[详细]

《第21次是国家公祭》第十二章:诉讼祭
来源: 中国江苏网综合
作者:
2015-01-03 14:13:59
【字号:  】【打印【纠错】

《第21次是国家公祭》

  虽然二战后战胜国对战犯们进行了审判,对南京大屠杀也作了历史性定论,但70多年来,日本军国主义余孽及右翼势力不断否定历史,纪念馆开展民间外交和对日斗争,最重要一环就是积极参与和支持开展有关南京大屠杀的诉讼。

  上世纪90年末以来有关南京大屠杀的诉讼案,主要有“东史郎诉讼案”、“李秀英诉讼案”、“夏淑琴诉讼案”、“百人斩诉讼案”,纪念馆多次为当事人提供大量证据,尤其对李秀英、夏淑琴案胜诉起到了关键的作用。这几个诉讼案也使得南京大屠杀史实国际影响力逐步扩大。

  一、东史郎的八年诉讼

  东史郎,原日本16师团士兵,参加了日军进攻南京及南京大屠杀。1939年,东史郎因病被遣送回日本。在华期间,他枪杀俘虏,侮辱妇女,抢夺粮食,并亲眼目睹了他所在部队集体屠杀中国百姓、轮奸妇女等暴行。期间他日记中详细地记录了1937年9月至1939年7月的战事,其中有南京大屠杀等。1940年至1944年3月,他将侵华期间的日记、见闻以及收集到的军中报纸、传单等整理成日记。

  战后,东史郎逐渐认识到罪恶,不断反省战争罪行,1987年公布战时日记,日记中记载了战友桥本光治把一名中国人装入袋子,浇上汽油点火,后将袋子沉入水塘的暴行。桥本作为该事件当事人,极力否认罪行,于1993年将东史郎告上了法庭。

  1996年,日本支援东史郎案审判实行委员会、东史郎日记上诉案律师团派人到南京调查取证。我与记者合作发表通讯报道此事,许多市民和有关部门特意前来提供证据,我也多方搜寻证据证明东史郎说的确有根据,南京公证处人员还进行了部分证据的保全公证。

  东史郎诉讼案原告和被告是60多年前参加侵华战争的日本老兵,昔日战友为历史真相对簿公堂。在1993-2000年历时8年诉讼中,双方紧紧围绕南京大屠杀展开激烈的交锋,反映了日本国内南京大屠杀“虚构派”与“肯定派”斗争的现状。由于日本法庭在“南京大屠杀虚构史观”的支配下,这起案件的主角东史郎三次败诉,并被扣上种种罪名。

  东史郎在日本高等法院判决后说,自己的日记真实性通过此案审理早已一目了然。原告一方是一伙别有用心者,他们企图借助法庭恫吓揭露日本侵略历史的证人,妨碍传授真实历史,抹杀南京大屠杀罪证。他决不同意日本最高法院的这种判决,这一判决从根本上践踏了历史事实。应该把南京大屠杀真相广为宣传,由历史作出公正审判。

  东史郎虽然败诉,但并没气馁。他说,“我的斗争,上卷是60年前的日中战争,下卷是60年后的东京法庭。我要坚决进行斗争,直到走进地狱。我要去见战死的战友,要求他们作证,要求阎罗王进行严肃的判决。”

 [1] [2] 下一页

原标题:

  责任编辑:高利平  

特别推荐

  • 亚洲情色片流变史:女体时代各自沦落繁华
  • 拉贝记录南京大屠杀:一晚上1000个女性被强奸本文中所记述的是德国外交部档案中记录的有关南京大屠杀的内容,是以外交人员为主体的德国人群体对南京大屠杀的观察、记述和分析,这是有关南京大屠杀历史另一个角度的证明文本。这些材料作为第三方的冷静证词,证明南京大屠杀是无法抹杀的历史事实。这些材料使用了“亚洲式的”、“中世纪式的野蛮”这类词汇,并最早使用了“南京大屠杀”这一概念。
  • 1991年邓小平交代江泽民一招什么决定中国命运” 邓小平认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 邓小平对于解决贫富分化问题提出过设想和时间表,比如先富带后富、“两个大局”、“先富起来的地区多交点利税”(参见《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74页。
  • 江泽民1998年访日为何被日媒污蔑为“谢罪”?

    本文原标题:江泽民访日的意义。由于日本政府在“道歉立场”上不肯让步,中国政府内部也有过无限期延长访日的争议,但是,据中国官员告诉笔者,最后,中国当局总结认为,江泽民去日本访问的正面作用较大,至少可以增加中、日双方高层的相互了解,顺便也让日本高层人士体会到中国高层官员对各种问题的立场。

  • 中南海保健总管忆抢救胡耀邦:没吃江泽民的药本文摘自《特别经历――十位历史见证人的亲历实录》,曾五度进入中南海,担任中央高级领导人健康保健总管的王敏清是其中的一位。作为保健局的局长,他有一项例行的公事,就是每个星期六的上午九点,到北京医院北楼,听取有关住院的高层领导人病情的汇报。
  • 邓小平:毛泽东整倒大批干部是他晚年最大悲剧1960年邓小平与毛泽东在北京(资料图)本文摘自《历史的见证:“文革”的终结》,薛庆超著,九州出版社,2011.4毛泽东逝世的时候,邓小平已经失去了人身自由,处于一种活动空间仅限于自己家庭所在的大院内的“软禁”状态。他虽然不能亲自前往中共中央设置的吊唁大厅,向自己尊敬的伟大领袖和导师表达无限沉痛的心情,但仍然和家人一起,在家中设置了一个悼念毛泽东的灵堂,献上了一幅花圈,表达自己对毛泽东的无限真挚的感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