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招聘:谨防陷阱骗局

在线招聘虽然帮助很多人找到了工作,但是虚假信息却从来没有断过。[详细]

聚焦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23次会议

5月23日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在宁开幕[详细]

治国理政进行时

我们人民共和国的航船正在破浪前进……[详细]

《第21次是国家公祭》第十章:办展祭
来源: 中国江苏网综合
作者:
2015-01-03 14:13:59
【字号:  】【打印【纠错】

《第21次是国家公祭》

  遇难同胞纪念馆建立在南京江东门日军屠杀遗址之上,因其是遇难处和丛葬地而发人深思,其“万人坑”遗迹更具有强烈的实证性和视觉冲击力。因此,不仅在国内,而且在国际上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力,每年都会吸引成千上万各种各样肤色的人群来馆参观和访问。

  特别是在2007年12月13日遇难同胞纪念馆新馆开放以来,每年接待的观众达到600多万人次,其中海外观众超过30万人次。截至目前,已有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海外观众到馆参观访问。

  但是,由于受到地域、交通等条件的限制和制约,能有机会前来遇难同胞纪念馆参观的,毕竟是全国各地乃至国际的一小部分人群。

  打开大门,做好陈展、服务接待好“上门”参观的人群是遇难同胞纪念馆最基本的工作。若要想充分发挥文化公益事业的效应,最大限度地发挥应有的功能和作用,仅仅接待服务好上门的观众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大胆而坚决地走出馆门,让更多的海内外观众亲眼目睹日军罪行的文物和文献资料,从而激发人们的正义感,引发对于历史悲剧的思考,产生强烈的和平愿望。

  一、会行走的纪念馆

  遇难同胞纪念馆几乎每年行走到海外举办展览,先后行走到了美国的旧金山、意大利的佛罗伦萨、丹麦的奥尔胡斯、俄国的莫斯科、菲律宾的马尼拉、日本的东京、大阪、京都、鹿儿岛等外国30多座城市,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的史实,向世界各国民众传播和介绍,扩大了场馆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不但行走到海外,遇难同胞纪念馆也曾在国内许多城市行走,外展观众达100多万人次。20多年来该馆行走的脚步没有停歇,先后行走到北京、上海、呼和浩特、长春、哈尔滨、沈阳、天津、杭州、合肥、武汉、福州等城市办展40多次,每到一地,都形成了一次亮点。

  不仅仅是举办展览,遇难同胞纪念馆还不断行走到海内外,举办历史讲座和学术研讨会,深化历史的解读与传播。

  在国内,该馆曾经行走到北京大学、中国科技大学、华中师范大学等全国几十座大中小学校,举行爱国主义教育讲座,受到了学校领导和广大青少年学生的欢迎和好评。该馆还应邀行走到政府部门、部队及其院校、博物馆纪念馆、企事业单位,进行革命传统教育及和平教育。

  此外,该馆还陆续派人行走到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日本立命馆大学、名古屋大学、长崎大学以及日本和平之船地球大学等外国大学,进行学术演讲和交流。从1994年开始,每年的12月,该馆均要派出人员,陪同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和专家学者,行走到日本东京、大阪、京都、名古屋、冈山、广岛、熊本、福冈、长崎等地,向广大的日本人民讲述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真相。

  目前,遇难同胞纪念馆正在与波兰二战纪念馆,与法国冈城国际和平中心,波兰奥斯维辛集中营国家博物馆等世界性场馆联系,提供给上述馆的史料和文物,行走并长期驻扎在海外这些展馆,持续扩大影响力。

  二、首都办展震撼国人

  遇难同胞纪念馆曾经四次赴北京办展:1992年11月在首都博物馆;1993年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1997年在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2005年在国家博物馆。在北京引起一场又一场的轰动效应。

  2005年在京的展览规模最大,投入的人力和财力最多。是年,正值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是一个全国乃至世界性的纪念年份,抗战类和反法西斯类型的活动普遍引起人们的关注,加上日本右翼势力极力否认南京大屠杀的言论甚嚣尘上,所以,大家更想了解历史事实的真相。

  开展前的一个晚上,李长春同志来国家博物馆审查该展览,长春同志说,你们把展览定位于“民族的灾难”,应该是准确的,但是显得高度不够,南京大屠杀是民族的灾难,同时也是“人类的灾难”,或者说是“人类的浩劫”。

  后来,“人类的浩劫”成为遇难同胞纪念馆基本陈列的名称,至今仍然在展厅里延续使用。

  2005年8月11日,南京大屠杀史实展在国家博物馆正式对观众展出。展板上“12·13”、“300000”、“人类的灾难”几个醒目标题,以及展示受害者惨遭杀戮的浮雕墙,无声地诉说着67年前古都南京,所遭受的震惊中外的大屠杀惨案。这次展览以丰富的史料和特殊的展陈手段,吸引了首都100多万人参观,被称为生动的爱国主义教材。

  三、东渡扶桑展陈受害史

  日本是遇难同胞纪念馆赴海外最早办展的地方。1995年,在日本名古屋市举办“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史料展”,这是由我们编辑制作的“史料展”首次赴日展出,我应邀参加了展览开幕式,亲耳听到日本受知县劳动组织会议议长新川末藏评价这一展览:“就是让日本国民反省战争,珍惜和平,为了不再犯历史的错误而努力。”

  继名古屋展以后,我们委托日本和平友好人士,将这套展板在日本境内巡回展出,先后在东京、大阪、广岛、鹿儿岛等30多个都、府、县展出,每到一地,都有热心的日本人士自发地帮助和支持,使展览不断地在日本延续,并且像传接力棒一样,在日本各地之间传递和不间断地开展。

  2004年,由遇难同胞纪念馆新制作的一套南京大屠杀图片展,重新在日本关西地区巡展,这也是遇难同胞纪念馆第二次在日本启动展览,揭露日本军国主义罪恶的历史。

  2005年,遇难同胞纪念馆与名古屋市民团体再次联合办展,这是第三次启动在日本的展览。

  通过办展,中日两国人民交流了思想,增进了解,由此使我们真切地感到,大部分日本国民是热爱和平的。

  我曾在日本多次与日本右翼势力激烈辩论,感到维护南京大屠杀史实,是一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只有将血写的历史昭告世人,才能在正确认识历史的基础上,实现中日友好与世界和平。

  四、走向大洋彼岸之展

  2001年,“永不忘却--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实赴美展”,在美国旧金山圣玛丽诺大教堂举办。

  展览开幕式上,旧金山市市长布朗等当地政要、旧金山湾区侨界和中国南京市代表团成员等300多人出席。布朗市长在致辞中说,只有当人们充分了解南京大屠杀的全部史实,今后才有可能避免这类历史悲剧重演,并创造持久的世界和平。他还说,南京大屠杀其实就是60多年发生在中国南京的恐怖事件,为此,他还举起拳头说,永不忘却!永不忘却!永不忘却!

  2001年美国展及其系列活动,是在极其复杂的国际背景下举行的。展期适逢南京大屠杀64周年,珍珠港事件50周年和美国“九一一”恐怖事件发生三个月。特别值得重视的是,此次展览及其系列活动是在日本政府投巨资大规模庆祝《旧金山和约》签订50周年活动之后举行,因而有明确的针对性和特别的意义。该展览由于顺应了人类共同渴望和平的主题,采用了西方社会易于接受的方式,选择了较好的对外宣传的时机,故而在旧金山市以至北美地区产生了较大影响。

  五、史实展的欧洲之行

  2006年,在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69周年纪念日之际,意大利当地时间12月13日下午,“不能遗忘的二战浩劫——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实展”在意大利佛罗伦萨蒙岱卡迪尼市塔曼里奇古堡拉开帷幕。

  蒙岱卡迪尼市市长埃多来·赛凡里对展览在该市举行表示热烈的欢迎。他说,许多意大利人和欧洲人,对二战期间发生的纳粹法西斯屠杀犹太人的历史较为熟悉,而对日本军国主义在中国制造的暴行和南京大屠杀这一惨案知之较少。希望通过这一展览,使意大利人民和欧洲人民了解到,我们所熟悉的二战期间发生的法西斯纳粹屠杀犹太人的苦难历史,同样也发生在中国,中国人民同样有惨遭屠杀的苦难历史。我们牢记历史,更要珍视和平,不能让历史的悲剧重演。

  2011年,为纪念俄罗斯卫国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6周年,应俄方邀请,5月至8月期间,《南京的记忆——南京大屠杀史实展》在俄罗斯卫国战争纪念馆举办。我应邀出席该展览的开幕式,并为部分莫斯科市民和俄罗斯卫国战争老兵作了有关南京大屠杀历史的讲座。为此,该馆馆长扎巴罗夫斯基将军还向我颁发了一枚奖章。

  这次展览系首次在俄罗斯、东欧和独联体地区展出,也是俄罗斯卫国战争纪念馆展出时间最长的外展,为期三个月的展览吸引了10余万观众,在俄罗斯引起了社会各界的较大反响及媒体的广泛关注。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及李慧独家供稿整理:顾敏登陆新华报业网(www.xhby.net)、扬子晚报网(www.yangtse.com)、中国江苏网(www.jschina.com.cn),可查看完整连载。

原标题:

  责任编辑:高利平  

特别推荐

  • 亚洲情色片流变史:女体时代各自沦落繁华
  • 拉贝记录南京大屠杀:一晚上1000个女性被强奸本文中所记述的是德国外交部档案中记录的有关南京大屠杀的内容,是以外交人员为主体的德国人群体对南京大屠杀的观察、记述和分析,这是有关南京大屠杀历史另一个角度的证明文本。这些材料作为第三方的冷静证词,证明南京大屠杀是无法抹杀的历史事实。这些材料使用了“亚洲式的”、“中世纪式的野蛮”这类词汇,并最早使用了“南京大屠杀”这一概念。
  • 1991年邓小平交代江泽民一招什么决定中国命运” 邓小平认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 邓小平对于解决贫富分化问题提出过设想和时间表,比如先富带后富、“两个大局”、“先富起来的地区多交点利税”(参见《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74页。
  • 江泽民1998年访日为何被日媒污蔑为“谢罪”?

    本文原标题:江泽民访日的意义。由于日本政府在“道歉立场”上不肯让步,中国政府内部也有过无限期延长访日的争议,但是,据中国官员告诉笔者,最后,中国当局总结认为,江泽民去日本访问的正面作用较大,至少可以增加中、日双方高层的相互了解,顺便也让日本高层人士体会到中国高层官员对各种问题的立场。

  • 中南海保健总管忆抢救胡耀邦:没吃江泽民的药本文摘自《特别经历――十位历史见证人的亲历实录》,曾五度进入中南海,担任中央高级领导人健康保健总管的王敏清是其中的一位。作为保健局的局长,他有一项例行的公事,就是每个星期六的上午九点,到北京医院北楼,听取有关住院的高层领导人病情的汇报。
  • 邓小平:毛泽东整倒大批干部是他晚年最大悲剧1960年邓小平与毛泽东在北京(资料图)本文摘自《历史的见证:“文革”的终结》,薛庆超著,九州出版社,2011.4毛泽东逝世的时候,邓小平已经失去了人身自由,处于一种活动空间仅限于自己家庭所在的大院内的“软禁”状态。他虽然不能亲自前往中共中央设置的吊唁大厅,向自己尊敬的伟大领袖和导师表达无限沉痛的心情,但仍然和家人一起,在家中设置了一个悼念毛泽东的灵堂,献上了一幅花圈,表达自己对毛泽东的无限真挚的感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