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招聘:谨防陷阱骗局

在线招聘虽然帮助很多人找到了工作,但是虚假信息却从来没有断过。[详细]

聚焦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23次会议

5月23日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在宁开幕[详细]

治国理政进行时

我们人民共和国的航船正在破浪前进……[详细]

《第21次是国家公祭》第五章:佛式祭
来源: 中国江苏网综合
作者:
2015-01-03 14:13:59
【字号:  】【打印【纠错】

《第21次是国家公祭》

  佛教是中日两国国民共同信仰的主要宗教。佛教反对杀生,更反对战争与屠杀,主张以慈悲之心对待众生,一些教义具备积极意义,其仪式已经被转变成民间习俗。在祭奠大屠杀遇难者亡灵时,民间人士也采用了佛教方式。

  一、台湾商人的南京祭

  1995年8月,我听说有位台湾商人要在栖霞寺为大屠杀遇难同胞做个水陆大道场。在馆史中,从未过有过台湾人为遇难同胞做祈祷的记录。我决心亲眼去看一看。

  我与栖霞寺隆相法师是朋友,曾多次到访过这座中外闻名的古寺。这座古刹与台湾僧人和南京大屠杀均有缘,星云大师在大屠杀期间,曾随母亲从江都到南京寻找遇难父亲的尸体,回江都路经栖霞寺,被住持看中收留出家。

  与往常不一样,庙内外作了特别布置。庙门广场布置了一批纸人纸马,两条长长的黄色布幔从大殿房顶一直拖到院内,佛祖供台之前立有牌位,写着“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灵位”。

  我只知道,寺庙里做水陆大道场是规格最高、最盛大隆重的祭祀活动。隆相法师说,水陆道场又叫水陆法会,是为了超度水陆空三界亡灵二举行的法会,历时七个昼夜,水陆法师及众僧参与,每天诵经超度,展开系列佛教仪式。

  台湾商人王水忠,大约40多岁,慈眉善目倒像是位文化人,当时全家人一袭黑衣,跪成一排祷告,态度好像是在祭奠故去亲人。原来王水忠生长在台湾,从未到过大陆,也没有听说过南京大屠杀。一天梦中,一个白发老者告诉他,南京城很多年前惨死许多人,魂灵至今得不到安息,要他一定去超度这些亡灵。梦醒之后,王水忠大为震惊,一了解,得知了南京大屠杀。于是,王水忠带领全家人来到南京,以“捐米”的形式做了水陆大道场。

  等到他们将仪式做完,我告诉身份,感谢他为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所做的一切,并且提出想采访他。他一口拒绝了我,说这是他个人的事,与他人无关,不希望作任何的宣传。我邀请他们去纪念馆参观,水忠先生说一定会去,不需要馆方的任何接待与安排。我碰了一鼻子灰。隆相对我说,这与台商个人信仰有关,怕减弱了做佛事的功力。

  二、首办南京世界和平法会

  南京大屠杀中死了30多万人,按佛教说法,亡灵都需超度,通过佛教仪式可帮助亡灵与活人沟通。虽然遇难者遗属为祭奠亲人,有用宗教形式来祭奠的愿望,日本一些佛教团体也提出举办和平法会的想法。纪念馆毕竟不是宗教场所,但我十分理解遗属们及日本和平友好人士的心情,既然各方面有诉求,就应该努力满足他们。

  “法会”指佛教人员、教徒围绕某一目的而举行的宗教集会。以什么名义举办“法会”好呢?我当时正研究和平学,觉得叫和平法会比较好,由于跨国涉外,干脆就叫世界和平法会。通过向各级宗教部门审请,有关部门批准可作特例在纪念馆举办。

  2003年12月13日,由纪念馆组织,中日僧人和部分南京大屠杀遇难者遗属共同参加在馆内遇难同胞名单墙前举行的世界和平法会。毗卢寺僧侣和居士们,从寺内搬来器物,纪念馆准备了供桌,在“哭墙”中间悬挂上书“世界和平法会”的黄绸。罗谨曾在该寺里藏过16张南京大屠杀血证照片。为考证这些照片,我曾经多次去过毗卢寺,一来二往,与该寺住持结为好友。

  在南京市佛教协会和毗邻寺直接参与和指导下,首次法会成功主办。这是首次以宗教的形式在大屠杀遇难同胞祭日时举办悼念活动,活动成为每年12?13系列悼念活动的重要内容,已连续举办11年。 2009年起,每逢12月12日晚21-22时,遇难同胞纪念馆在“万人坑”遗址内举行中日僧人参加的为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守灵活动。

 [1] [2] 下一页

原标题:

  责任编辑:高利平  

特别推荐

  • 亚洲情色片流变史:女体时代各自沦落繁华
  • 拉贝记录南京大屠杀:一晚上1000个女性被强奸本文中所记述的是德国外交部档案中记录的有关南京大屠杀的内容,是以外交人员为主体的德国人群体对南京大屠杀的观察、记述和分析,这是有关南京大屠杀历史另一个角度的证明文本。这些材料作为第三方的冷静证词,证明南京大屠杀是无法抹杀的历史事实。这些材料使用了“亚洲式的”、“中世纪式的野蛮”这类词汇,并最早使用了“南京大屠杀”这一概念。
  • 1991年邓小平交代江泽民一招什么决定中国命运” 邓小平认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 邓小平对于解决贫富分化问题提出过设想和时间表,比如先富带后富、“两个大局”、“先富起来的地区多交点利税”(参见《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74页。
  • 江泽民1998年访日为何被日媒污蔑为“谢罪”?

    本文原标题:江泽民访日的意义。由于日本政府在“道歉立场”上不肯让步,中国政府内部也有过无限期延长访日的争议,但是,据中国官员告诉笔者,最后,中国当局总结认为,江泽民去日本访问的正面作用较大,至少可以增加中、日双方高层的相互了解,顺便也让日本高层人士体会到中国高层官员对各种问题的立场。

  • 中南海保健总管忆抢救胡耀邦:没吃江泽民的药本文摘自《特别经历――十位历史见证人的亲历实录》,曾五度进入中南海,担任中央高级领导人健康保健总管的王敏清是其中的一位。作为保健局的局长,他有一项例行的公事,就是每个星期六的上午九点,到北京医院北楼,听取有关住院的高层领导人病情的汇报。
  • 邓小平:毛泽东整倒大批干部是他晚年最大悲剧1960年邓小平与毛泽东在北京(资料图)本文摘自《历史的见证:“文革”的终结》,薛庆超著,九州出版社,2011.4毛泽东逝世的时候,邓小平已经失去了人身自由,处于一种活动空间仅限于自己家庭所在的大院内的“软禁”状态。他虽然不能亲自前往中共中央设置的吊唁大厅,向自己尊敬的伟大领袖和导师表达无限沉痛的心情,但仍然和家人一起,在家中设置了一个悼念毛泽东的灵堂,献上了一幅花圈,表达自己对毛泽东的无限真挚的感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