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招聘:谨防陷阱骗局

在线招聘虽然帮助很多人找到了工作,但是虚假信息却从来没有断过。[详细]

聚焦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23次会议

5月23日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在宁开幕[详细]

治国理政进行时

我们人民共和国的航船正在破浪前进……[详细]

《第21次是国家公祭》第二章:年年祭
来源: 中国江苏网-新华日报
作者:朱成山
2015-01-03 14:13:59
【字号:  】【打印【纠错】

《第21次是国家公祭》

  中国江苏网11月19日讯 南京首次成功举办遇难同胞公祭活动,既有我内心的激情,更因省市领导的支持、顺应了人民爱国热情,但只有将活动持续办下去,才能真正做出影响,否则是一时热闹而已。

  我十分希望活动能像广岛长崎那样一直做下去,成为地方活动品牌。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知,一位中央领导对时任省委书记陈焕友说,江苏举办悼念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的仪式,事做的不错,就是人数少了点。因场地狭小、缺乏经验,集会人数只有800人。陈焕友表示,江苏一定把这件事办好。首次举办就获得了中央和省主要领导重视,增强了我们的动力。

  1995年正值抗战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0周年,8月15日,陈焕友率领省及南京市五套班子正职,邀请了驻宁部队领导在纪念馆内隆重举办纪念活动。12月13日,陈焕友再次带领上述领导和省暨南京市社会各界人士,又到馆参加悼念大屠杀遇难同胞58周年仪式。1995年的悼念活动是第二次办,但规格与参加人数大大超过首届,73家海内外媒体前来报道,世界7大通讯社都来采访,活动影响力遍及全球。

  这一天,在江苏视察的杨尚昆到馆祭奠。他在参观凭吊中说,这是人类历史上最野蛮的暴行,是一场空前的劫难。抗战虽然胜利50周年了,但我们要记住这个历史的教训,要明白一个道理,落后是要挨打的,一定要把国家建设得繁荣富强。

  连续两年成功为今后的活动铺平了道路,公祭因此固定下来。为活动能够持久,省市领导取得共识,活动分“大小年”,逢五或十周年谓之“大年”,其他为“小年”。逢“大年”,省市五套班子正职领导都出席,参与活动的社会各界人士1万人左右;“小年”则由省市五套班子副职参加,集会总人数5000人左右。这个不成文的规定保证了活动经久不息。

  南京公祭活动是对历史纪念活动的创新,是对历史资源的深度发掘,也是对历史负责的人文关怀。公祭不是单纯的祭奠亡灵,具有悲剧文化价值、人类警示文化价值、和平教育文化价值、爱国主义教育的文化价值。

  我是南京人,大屠杀历史主要来自于父辈讲述。爷爷1937年曾在南京新街口的银行工作。大屠杀时爷爷跑回老家六合县,回南京上班仍看到许多尸体。他告诉我,当年大江里漂着数不清的尸体,惨极了。祖辈的讲述在我心里扎根。我曾读了战友徐志耕的《南京大屠杀》,主要是对大屠杀幸存者的采访,加深了我的了解。

  1992年我转到纪念馆任职,到岗第一天就觉得应为这段历史尽责。特别是任馆长21年里,越发感觉责任重大。有人说我是守灵人。我认为,守灵人有什么不好?为南京的前辈守灵,为民族的历史守灵,为国家的重任守灵,值得!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朱成山独家供稿

  登陆新华报业网(www.xhby.net)、扬子晚报网(www.yangtse.com)、中国江苏网(www.jschina.com.cn),可查看完整连载。

原标题: 第二次公祭影响世界

  责任编辑:高利平  

特别推荐

  • 亚洲情色片流变史:女体时代各自沦落繁华
  • 拉贝记录南京大屠杀:一晚上1000个女性被强奸本文中所记述的是德国外交部档案中记录的有关南京大屠杀的内容,是以外交人员为主体的德国人群体对南京大屠杀的观察、记述和分析,这是有关南京大屠杀历史另一个角度的证明文本。这些材料作为第三方的冷静证词,证明南京大屠杀是无法抹杀的历史事实。这些材料使用了“亚洲式的”、“中世纪式的野蛮”这类词汇,并最早使用了“南京大屠杀”这一概念。
  • 1991年邓小平交代江泽民一招什么决定中国命运” 邓小平认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 邓小平对于解决贫富分化问题提出过设想和时间表,比如先富带后富、“两个大局”、“先富起来的地区多交点利税”(参见《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74页。
  • 江泽民1998年访日为何被日媒污蔑为“谢罪”?

    本文原标题:江泽民访日的意义。由于日本政府在“道歉立场”上不肯让步,中国政府内部也有过无限期延长访日的争议,但是,据中国官员告诉笔者,最后,中国当局总结认为,江泽民去日本访问的正面作用较大,至少可以增加中、日双方高层的相互了解,顺便也让日本高层人士体会到中国高层官员对各种问题的立场。

  • 中南海保健总管忆抢救胡耀邦:没吃江泽民的药本文摘自《特别经历――十位历史见证人的亲历实录》,曾五度进入中南海,担任中央高级领导人健康保健总管的王敏清是其中的一位。作为保健局的局长,他有一项例行的公事,就是每个星期六的上午九点,到北京医院北楼,听取有关住院的高层领导人病情的汇报。
  • 邓小平:毛泽东整倒大批干部是他晚年最大悲剧1960年邓小平与毛泽东在北京(资料图)本文摘自《历史的见证:“文革”的终结》,薛庆超著,九州出版社,2011.4毛泽东逝世的时候,邓小平已经失去了人身自由,处于一种活动空间仅限于自己家庭所在的大院内的“软禁”状态。他虽然不能亲自前往中共中央设置的吊唁大厅,向自己尊敬的伟大领袖和导师表达无限沉痛的心情,但仍然和家人一起,在家中设置了一个悼念毛泽东的灵堂,献上了一幅花圈,表达自己对毛泽东的无限真挚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