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招聘:谨防陷阱骗局

在线招聘虽然帮助很多人找到了工作,但是虚假信息却从来没有断过。[详细]

聚焦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23次会议

5月23日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在宁开幕[详细]

治国理政进行时

我们人民共和国的航船正在破浪前进……[详细]

执著20余载,他让全世界知道了南京大屠杀
来源: 扬子晚报
作者:
2015-01-14 12:05:52
【字号:  】【打印【纠错】

《第21次是国家公祭》

  20多年前,朱成山在转业两年后意外成为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以下简称纪念馆)馆长,从此与南京大屠杀这一历史事件结缘。20余年倏忽而逝,昔日青壮年今已鬓角染霜。执著20余载,他把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推向全世界,也让世界知道了南京大屠杀的真相。首次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结束,已攀上人生事业巅峰的朱成山,其实已经过了60岁法定退休的年龄,但这并不等于他能卸下这副沉重的担子。

  朱成山对南京大屠杀的记忆,最初来自爷爷的讲述。而在人生的黄金期与这段历史直接交集,是他连做梦也没想到的。

  出生于1954年7月的朱成山是南京人,老家在江北六合,是家中长孙。“小时候,爷爷带我去领退休工资,路上就跟我讲,他以前在新街口的一家银行(现工行老大楼)上班。1937年日军侵占南京后银行关门,他逃难跑回老家六合。后来,他回城上班,从浦口坐船,看到大江上还漂着很多尸体,新街口银行前也有尸体……”朱成山说,这些爷爷讲述的血色记忆朦胧地留在脑海里。

  1970年,初中毕业的朱成山当兵,在南京军区司令部直属队结识了战友徐志耕。徐志耕是一个作家,最早进行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调查,骑着自行车,在南京大街小巷寻找幸存者,后来写成报告文学《南京大屠杀》。“他写了13个同名同姓的‘李秀英’,都是幸存者,我印象非常深。”这补充了朱成山对南京大屠杀历史的认知。1992年5月,当了20年兵的朱成山,转业两年后调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当副馆长,第二年担任馆长。彼时的朱成山没想到,自己人生的黄金期,直接与南京大屠杀这段历史交集,更没想到,他在这里一待竟是20多年。

  “纪念馆是需要历史素养的地方。我很清楚自己的底子,当兵后上过高中和自学大专,转业后虽然通过自学得到本科、研究生学历,但对历史,我不专业,所以更要学习,于是我拜了南大历史系的高兴祖教授为师。”恶补南京大屠杀的史学知识,书籍、档案、音像、报刊等,有就读。“我自认为还是很勤奋的,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前些年挑灯夜战,每晚读书至少三小时,不到12点不睡;后来扛不住,就早睡早起,每早4点多起来,读书作文至少两小时,7点洗漱、吃早饭,7点半离家,提前半小时到馆上班,雷打不动。”

  20年积累,朱成山著作等身,由他独著、编著、主编出版的各类书籍有120多部,打磨出作为纪念馆馆长的厚实学术素养和底气,2004年起他被南京师范大学聘为硕士研究生导师。只要是与南京大屠杀史实有关的问题,他总能信手拈来,事件、地点、人物、经过、数据、出处等几无差池;纪念馆有3万多件文物,他能讲出大部分文物背后的人和故事,不能不让人感叹。朱成山说:“首次国家公祭仪式结束后,习总书记参观时,省里指名让我陪同讲解。在参观过程中总书记前后考了我68个问题,我都顺利作答了,算是通过了这次大考。”

 [1] [2] 下一页

原标题:

  责任编辑:高利平  

特别推荐

  • 亚洲情色片流变史:女体时代各自沦落繁华
  • 拉贝记录南京大屠杀:一晚上1000个女性被强奸本文中所记述的是德国外交部档案中记录的有关南京大屠杀的内容,是以外交人员为主体的德国人群体对南京大屠杀的观察、记述和分析,这是有关南京大屠杀历史另一个角度的证明文本。这些材料作为第三方的冷静证词,证明南京大屠杀是无法抹杀的历史事实。这些材料使用了“亚洲式的”、“中世纪式的野蛮”这类词汇,并最早使用了“南京大屠杀”这一概念。
  • 1991年邓小平交代江泽民一招什么决定中国命运” 邓小平认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 邓小平对于解决贫富分化问题提出过设想和时间表,比如先富带后富、“两个大局”、“先富起来的地区多交点利税”(参见《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74页。
  • 江泽民1998年访日为何被日媒污蔑为“谢罪”?

    本文原标题:江泽民访日的意义。由于日本政府在“道歉立场”上不肯让步,中国政府内部也有过无限期延长访日的争议,但是,据中国官员告诉笔者,最后,中国当局总结认为,江泽民去日本访问的正面作用较大,至少可以增加中、日双方高层的相互了解,顺便也让日本高层人士体会到中国高层官员对各种问题的立场。

  • 中南海保健总管忆抢救胡耀邦:没吃江泽民的药本文摘自《特别经历――十位历史见证人的亲历实录》,曾五度进入中南海,担任中央高级领导人健康保健总管的王敏清是其中的一位。作为保健局的局长,他有一项例行的公事,就是每个星期六的上午九点,到北京医院北楼,听取有关住院的高层领导人病情的汇报。
  • 邓小平:毛泽东整倒大批干部是他晚年最大悲剧1960年邓小平与毛泽东在北京(资料图)本文摘自《历史的见证:“文革”的终结》,薛庆超著,九州出版社,2011.4毛泽东逝世的时候,邓小平已经失去了人身自由,处于一种活动空间仅限于自己家庭所在的大院内的“软禁”状态。他虽然不能亲自前往中共中央设置的吊唁大厅,向自己尊敬的伟大领袖和导师表达无限沉痛的心情,但仍然和家人一起,在家中设置了一个悼念毛泽东的灵堂,献上了一幅花圈,表达自己对毛泽东的无限真挚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