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招聘:谨防陷阱骗局

在线招聘虽然帮助很多人找到了工作,但是虚假信息却从来没有断过。[详细]

聚焦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23次会议

5月23日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在宁开幕[详细]

治国理政进行时

我们人民共和国的航船正在破浪前进……[详细]

刘海粟弟子简繁谈美术圈恩怨
来源: 腾讯
作者:沧海
2015-03-16 09:18:54
【字号:  】【打印【纠错】

  采写、整理:腾讯文化杨敏

  简繁,国画大师刘海粟唯一的研究生弟子,并曾作为刘海粟助手在其身边工作。

  1990年简繁去美,与生活在洛杉矶廉价老年公寓的刘海粟再度相逢。

  1994年刘海粟于上海逝世后,简繁遵照老师生前嘱托,根据刘海粟留给他的128盘录音,以及其对师母夏乔伊等人的采访、通信等素材,历时八年,写作刘海粟的传记《沧海》三部曲(后修订为上下两卷)。2000年甫一问世,美术圈哗然一片。

  简繁为人礼数周全,但下笔并不为尊者讳(亦不为自己讳),将刘海粟生前不见人的底子抖搂了个干净。在《沧海》的编辑推荐一文里,他笔下的刘海粟“是一个自信心极度膨胀的人,反复无常失信于人的人,年既老而仍痴迷女色的人”。

  在修订《沧海》时,简繁萌生想法,以知交老友、美籍华人画家丁绍光为主线,写中国画家在海外的命运沉浮,和美术圈——这个他们赖以生存的光怪陆离的名利场。

  丁绍光于1962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1979年为北京人民大会堂创作大型壁画《美丽、丰富、神奇的西双版纳》成名。1980年7月,赴美定居。

  在陈丹青、袁运生这些国内知名画家在美靠“吃软饭”为生时,丁绍光在犹太经纪人的帮助下,把画作炒至天价,一举买下洛杉矶比弗利山庄的豪华别墅,与一众好莱坞明星为邻,成为华人画家圈里最风光得意的成功人士。

  2009年6月,迈克尔·杰克逊去世后,丁绍光接受采访,称迈克尔是自己的房客,并欠他三个月房租,两人是二十余年的至交好友。

  同年,中央电视台的《华人世界》特地为其打造上下两集纪录片《丁绍光》,以仰望的姿态,介绍其在美国的成名之路,称其为“联合国画家”,并在新中国六十周年大典时被邀请观礼,还讲述了其在日本办画展时,身体抱恙的妇女因为看了其作品,内心顿感安宁,疾病渐愈的奇事。

  作为丁绍光二十余年的知交,简繁仍未给老友留任何情面。在《沧海之后》里,你会发现,拆穿了那些啼笑皆非的谎言,剥掉了虚名和财富的光环,剩下的丁绍光不过是一个久居乡野,自私、虚荣,夸夸其谈的可怜老头儿。

  但丁绍光并非一无是处。他欣赏简繁,并坦诚面对他。二人像两只孤独的刺猬,想要拥抱,但又互相伤害刺痛。

  图为2007年10月,简繁(中)回家乡安徽举办画展,丁绍光(右)特从美国飞回来捧场。图左为画家史国良。

  以下为简繁口述。

  到了2014年,六十万字的书稿写成,前后历时十三年。丁绍光与我,十三年间做了数百小时的交流录音。丁绍光明了我的状态和原则,清楚自己将会被我“剥得精光”。他一直试图影响我的写作倾向。我告诉他,所有的影响都是没有意义的。“丁绍光”在特定时空中所产生的影响和代表的意义,已成为象征性的符号而不再属于他自己。“简繁”与“丁绍光”的关系,也已超出个人恩怨的尘世表象,成为“人”与“人”的大我例证。

  在这本原名《故乡·他乡》最后定名为《沧海之后》的新书里,我以自己与丁绍光二十余年的交往为主线,披露了诸多世俗概念上的“隐秘”。我本意不在披露。我希望通过我和丁绍光的真实人生经历,客观展现中国美术家随时代大潮悲欢沉浮的命运,探究人之所以为“人”的价值和“真善美”的真义。

 [1] [2] [3] 下一页

原标题: 刘海粟弟子简繁谈美术圈恩怨

  责任编辑:高利平  

特别推荐

  • 亚洲情色片流变史:女体时代各自沦落繁华
  • 拉贝记录南京大屠杀:一晚上1000个女性被强奸本文中所记述的是德国外交部档案中记录的有关南京大屠杀的内容,是以外交人员为主体的德国人群体对南京大屠杀的观察、记述和分析,这是有关南京大屠杀历史另一个角度的证明文本。这些材料作为第三方的冷静证词,证明南京大屠杀是无法抹杀的历史事实。这些材料使用了“亚洲式的”、“中世纪式的野蛮”这类词汇,并最早使用了“南京大屠杀”这一概念。
  • 1991年邓小平交代江泽民一招什么决定中国命运” 邓小平认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 邓小平对于解决贫富分化问题提出过设想和时间表,比如先富带后富、“两个大局”、“先富起来的地区多交点利税”(参见《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74页。
  • 江泽民1998年访日为何被日媒污蔑为“谢罪”?

    本文原标题:江泽民访日的意义。由于日本政府在“道歉立场”上不肯让步,中国政府内部也有过无限期延长访日的争议,但是,据中国官员告诉笔者,最后,中国当局总结认为,江泽民去日本访问的正面作用较大,至少可以增加中、日双方高层的相互了解,顺便也让日本高层人士体会到中国高层官员对各种问题的立场。

  • 中南海保健总管忆抢救胡耀邦:没吃江泽民的药本文摘自《特别经历――十位历史见证人的亲历实录》,曾五度进入中南海,担任中央高级领导人健康保健总管的王敏清是其中的一位。作为保健局的局长,他有一项例行的公事,就是每个星期六的上午九点,到北京医院北楼,听取有关住院的高层领导人病情的汇报。
  • 邓小平:毛泽东整倒大批干部是他晚年最大悲剧1960年邓小平与毛泽东在北京(资料图)本文摘自《历史的见证:“文革”的终结》,薛庆超著,九州出版社,2011.4毛泽东逝世的时候,邓小平已经失去了人身自由,处于一种活动空间仅限于自己家庭所在的大院内的“软禁”状态。他虽然不能亲自前往中共中央设置的吊唁大厅,向自己尊敬的伟大领袖和导师表达无限沉痛的心情,但仍然和家人一起,在家中设置了一个悼念毛泽东的灵堂,献上了一幅花圈,表达自己对毛泽东的无限真挚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