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招聘:谨防陷阱骗局

在线招聘虽然帮助很多人找到了工作,但是虚假信息却从来没有断过。[详细]

聚焦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23次会议

5月23日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在宁开幕[详细]

治国理政进行时

我们人民共和国的航船正在破浪前进……[详细]

纸上河流——诗与版画的对谈
金陵美术馆
来源: 中国江苏网
作者:
2015-03-18 16:36:52
【字号:  】【打印【纠错】

  展览名称:纸上河流——诗与版画的对谈

  策展人:曾千之\周吉\荣杨锋

  展览时间:2015年3月18日——2015年4月18日

  展览地点:金陵美术馆4楼4号展厅

  主办单位:南京书画院(金陵美术馆)

  展览前言:

  理想常常照亮现实

  ——写给纸上河流·诗与版画的对话

  北岛、西川、杨炼、翟永明……,这一连串闪耀着时代光芒的名字可能已经不为如今年轻人熟知了,但他们对于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却是难以忘却的。美术家们也不会忘记美女先锋诗人翟永明,曾无数次出现在四川画派著名画家的名作里。

  上世纪八十年代,封闭已久的国门慢慢被掰开了缝隙,长久没有尊严、苟且偷活的同胞们迫不及待地扒着门缝,拼命往外瞧。一群,不!一代渴望知识的人们吃着粗粮,穿着一色的蓝衣裤或绿军装,却企图放眼世界。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从寂寥的天空霹雳而下。诗人在彼时彼刻就是时代的先锋。

  居住在挪威奥斯陆的职业版画家曾千之先生似乎仍然有着八十年代的理想,他单纯梦想着一个古老的话题——诗画同源。在历史上,无论是因诗作画还是因画作诗的例子都不胜枚举。诗歌对于画面感、色彩感的追求以及绘画对于诗意的倚重都被广泛认同,它们是一种相互参照、彼此映射的互文关系,以至于“诗情画意”成为超越两种媒介本身的一种美学表达。

  对于版画而言,它伴随印刷术的发明而诞生,一开始就和文字有着不可割裂的关系。在早期,版画具有用视觉图形来传达或替代文字信息的作用,以至于在很长的时间里版画就是插画的同义词。摄影术的发明和普及使得版画很大程度上从原来的功能性中解放出来,成为一种独立的艺术门类,而它与文字也渐行渐远。但不要忘了,版画和文字曾经同属于一条河流。

  实事求是讲,如果不是中央美院周吉荣教授与西安美院杨锋教授的电话,以及上述诗人的大名,我是不会接受邀请创作作品参加这种展览的。我说曾千之先生单纯,是指他仅从学术与精神层面策划活动,而他与赞助商的合约,几乎一塌糊涂。他甚至天真地注明要将作品销售所得的一部分捐献给致力于帮助中国孤儿的Philip Hayden慈善基金会,他根本不懂商业。所以,这注定是一场诗人与艺术家的一次精神上的自费旅行。

  这批作品,已经在北京红门画廊和挪威版画家协会展出。南京的观众是幸运的,可以在金陵美术馆一闻诸如大诗人北岛先生与大画家广军先生的隔空对话。为此,我愿意拿出我个人的藏品,与各位一同分享。

  版画与诗,曾是时代的号角;诗与版画,皆为艺术品种中的舍利子。

  金陵美术馆执行馆长  刘春杰

  2015年3月16日

 [1] [2] 下一页

原标题:

  责任编辑:高利平  

特别推荐

  • 亚洲情色片流变史:女体时代各自沦落繁华
  • 拉贝记录南京大屠杀:一晚上1000个女性被强奸本文中所记述的是德国外交部档案中记录的有关南京大屠杀的内容,是以外交人员为主体的德国人群体对南京大屠杀的观察、记述和分析,这是有关南京大屠杀历史另一个角度的证明文本。这些材料作为第三方的冷静证词,证明南京大屠杀是无法抹杀的历史事实。这些材料使用了“亚洲式的”、“中世纪式的野蛮”这类词汇,并最早使用了“南京大屠杀”这一概念。
  • 1991年邓小平交代江泽民一招什么决定中国命运” 邓小平认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 邓小平对于解决贫富分化问题提出过设想和时间表,比如先富带后富、“两个大局”、“先富起来的地区多交点利税”(参见《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74页。
  • 江泽民1998年访日为何被日媒污蔑为“谢罪”?

    本文原标题:江泽民访日的意义。由于日本政府在“道歉立场”上不肯让步,中国政府内部也有过无限期延长访日的争议,但是,据中国官员告诉笔者,最后,中国当局总结认为,江泽民去日本访问的正面作用较大,至少可以增加中、日双方高层的相互了解,顺便也让日本高层人士体会到中国高层官员对各种问题的立场。

  • 中南海保健总管忆抢救胡耀邦:没吃江泽民的药本文摘自《特别经历――十位历史见证人的亲历实录》,曾五度进入中南海,担任中央高级领导人健康保健总管的王敏清是其中的一位。作为保健局的局长,他有一项例行的公事,就是每个星期六的上午九点,到北京医院北楼,听取有关住院的高层领导人病情的汇报。
  • 邓小平:毛泽东整倒大批干部是他晚年最大悲剧1960年邓小平与毛泽东在北京(资料图)本文摘自《历史的见证:“文革”的终结》,薛庆超著,九州出版社,2011.4毛泽东逝世的时候,邓小平已经失去了人身自由,处于一种活动空间仅限于自己家庭所在的大院内的“软禁”状态。他虽然不能亲自前往中共中央设置的吊唁大厅,向自己尊敬的伟大领袖和导师表达无限沉痛的心情,但仍然和家人一起,在家中设置了一个悼念毛泽东的灵堂,献上了一幅花圈,表达自己对毛泽东的无限真挚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