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招聘:谨防陷阱骗局

在线招聘虽然帮助很多人找到了工作,但是虚假信息却从来没有断过。[详细]

聚焦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23次会议

5月23日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在宁开幕[详细]

治国理政进行时

我们人民共和国的航船正在破浪前进……[详细]

康熙郎窑红绚丽灿烂 乾隆也曾忍不住赋诗赞美
来源: 人民网
作者:
2016-06-30 15:25:30
【字号:  】【打印【纠错】

  原标题:惹人喜爱的康熙郎窑红 让乾隆也忍不住赋诗赞美

康熙郎窑红

   丰富多彩的精美世界,造就了人们对五颜六色的依赖和偏爱。中国古瓷在漫长岁月的发展过程中,历经艰辛,釉面装饰同时开始了从最古老、最简单、最粗糙的单色釉素瓷向多色釉彩瓷的长时间、更复杂、最精细方向发展,来满足人们永恒需求的视觉美。

   单色釉瓷器往往以釉的颜色分类,顾名思义为胎外施一种色彩的器物。大的有青釉、白釉、红釉、蓝釉、黄釉、绿釉、黑釉。小的分得更细一点,青釉中有粉青、天青、豆青;白釉中有甜白、青白;红釉中有霁红、牛血红、豇豆红等。

   我们知道不同色泽的釉是分别以不同的金属元素中含量多少来作为呈色剂,诸如铁、铜、钴、锰、锑等。因此,它们在窑内不同的烧成气氛下就会出现不同的颜色。根据出窑后瓷器的釉色色阶的变化,色彩浓淡不一,可能有数种,数十种或不下百余种的变化后的称呼。譬如最流行的红色,称呼就有祭红、霁红、积红、牛血红、醉红、鸡红、宝石红、朱红、大红、鲜红、抹红、珊瑚红、胭脂水、胭脂红、粉红、美人祭、豇豆红、桃花浪、桃片红、海棠红、娃娃脸、美人脸、杨妃色、淡茄、云豆、均紫、茄皮紫、葡萄紫、玫瑰紫、乳鼠皮、柿红、枣红、翻红、肉红、羊肝、猪肝、苹果绿、苹果青等等。所有这些细致微妙的色彩变化,自古到今勾起多少文人雅士去苦思冥想,拍案叫绝。

   历史上古玩一直被誉为“成人的玩具”,它包含着大量的信息、知识、文化和美感,同时也向人们叙述着昨日先人们发生的故事,其中奥妙让人们深入其中流连往返:同时也无不向人们提出难以穷尽的挑战,好像任何人都不可能一次性明了它的全部内涵。因此,其迷人的魅力也就历经不衰。

   清代康熙时,著名督窑官郎廷极,在瓷都景德镇龙珠阁御窑厂用铜红釉仿照明朝永乐,宣德二代精美红釉瓷器,烧制出又一新品种,获得巨大成功,使铜红釉烧得更加出色。从此,自明朝中期铜红釉烧造失传的技术,在200年后的康熙朝重新获得了生产,并且各方面都有进一步的发展。后人为纪念其功绩,并把其窑产品以姓氏名义加以称誉,史称“郎窑”。这是一件郎窑红香炉,釉色莹澈浓艳,仿佛初凝的牛血那样猩红,时人又叫“牛血红”。它光亮夺目,极尽绚丽灿烂,釉面除了大片裂纹外,还有许多不规则的牛毛纹。其最大的特点是器物的口部呈淡白色,器物底边由于釉质的流垂凝聚呈现红色。然而最妙最美的地方,在于釉挂在器物下方,像垂帘般不流至足底,底足泛黄,俗称“米汤底”,无款。人们往往鉴定其是否真品有“脱口垂足郎不流”之说。

   清代乾隆皇帝是古瓷器收藏狂热的痴迷者,对唐宋名贵瓷器大肆收罗,再陈设于宫廷,日夜相伴赏鉴。对郎红器也情有独钟,曾赋诗赞美:“晕如雨后霁霞红,出火带加微炙工。世上朱砂非所拟,西方宝石致难同。插花应使花羞色,比尽翻嗤画是空”。(藏瓷网)

原标题: 原标题:康熙郎窑红绚丽灿烂 乾隆也曾忍不住赋诗赞美

  责任编辑:高利平  

特别推荐

  • 亚洲情色片流变史:女体时代各自沦落繁华
  • 拉贝记录南京大屠杀:一晚上1000个女性被强奸本文中所记述的是德国外交部档案中记录的有关南京大屠杀的内容,是以外交人员为主体的德国人群体对南京大屠杀的观察、记述和分析,这是有关南京大屠杀历史另一个角度的证明文本。这些材料作为第三方的冷静证词,证明南京大屠杀是无法抹杀的历史事实。这些材料使用了“亚洲式的”、“中世纪式的野蛮”这类词汇,并最早使用了“南京大屠杀”这一概念。
  • 1991年邓小平交代江泽民一招什么决定中国命运” 邓小平认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 邓小平对于解决贫富分化问题提出过设想和时间表,比如先富带后富、“两个大局”、“先富起来的地区多交点利税”(参见《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74页。
  • 江泽民1998年访日为何被日媒污蔑为“谢罪”?

    本文原标题:江泽民访日的意义。由于日本政府在“道歉立场”上不肯让步,中国政府内部也有过无限期延长访日的争议,但是,据中国官员告诉笔者,最后,中国当局总结认为,江泽民去日本访问的正面作用较大,至少可以增加中、日双方高层的相互了解,顺便也让日本高层人士体会到中国高层官员对各种问题的立场。

  • 中南海保健总管忆抢救胡耀邦:没吃江泽民的药本文摘自《特别经历――十位历史见证人的亲历实录》,曾五度进入中南海,担任中央高级领导人健康保健总管的王敏清是其中的一位。作为保健局的局长,他有一项例行的公事,就是每个星期六的上午九点,到北京医院北楼,听取有关住院的高层领导人病情的汇报。
  • 邓小平:毛泽东整倒大批干部是他晚年最大悲剧1960年邓小平与毛泽东在北京(资料图)本文摘自《历史的见证:“文革”的终结》,薛庆超著,九州出版社,2011.4毛泽东逝世的时候,邓小平已经失去了人身自由,处于一种活动空间仅限于自己家庭所在的大院内的“软禁”状态。他虽然不能亲自前往中共中央设置的吊唁大厅,向自己尊敬的伟大领袖和导师表达无限沉痛的心情,但仍然和家人一起,在家中设置了一个悼念毛泽东的灵堂,献上了一幅花圈,表达自己对毛泽东的无限真挚的感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