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文化 > 文化茶坊 >正文

报告文学,要做直面现实的守望者

来源: 中国江苏网   作者:  2016-12-22 09:36:57

  江苏省报告文学创作座谈会暨“一带一路”采风实践活动日前在连云港举行,来自全省各地的近20名作家、学者参加活动。在总结、展望江苏报告文学创作的基础上,与会者还揭示了当前全国报告文学界存在的普遍问题,希望报告文学作家要克服浮躁与功利,勇敢抵达“第一现场”,做时代与社会的守望者。

  沦为广告文学,95%的报告文学无价值

  “报告文学作为一种特别能直面社会现实的独特文体,近年来也面临着生存发展的危机。”座谈会上,省作协书记处书记王朔、省作协联络部副主任吴正峻阐述了当前全国报告文学普遍存在的问题:一是创作队伍萎缩,青黄不接,特别是青年作者匮乏,报告文学作家和刊发报告文学作品的文学报刊几乎都遇到了生存的困境;二是树碑立传式的广告文学、有偿报告、媚俗媚世文学的冲击,报告文学的战斗性、参与现实的热情和能力大大降低。对此,江苏文艺出版社总编辑汪修荣深有同感。多年来,汪修荣策划出版了大量报告文学作品,并跟踪国内报告文学的创作与出版现状,“总体上精品很少,从市场角度来看,最起码有95%的报告文学出版亏损,有的发行量低得惊人,只有千把本甚至几百本,送人都送不出去。有市场价值的只有5%左右,而这其中也只有一部分算得上是优秀之作。”那么,哪些才能算是精品?汪修荣以江苏文艺社为例,近20年来出版报告文学作品上百部,其中优秀之作如冯骥才的《一百个人的十年》、陈庆港的《十四家:中国农民生存报告》、夏坚勇的《绍兴十二年》、徐风的《布衣壶宗:顾景舟传》等,“这些作品采访扎实,细腻真实,富有思想性与启迪性,因此在文坛反响热烈,也赢得了市场的青睐。”

  没有揭示反思,

  报告文学就没必要存在

  如今,一些报告文学在沦为广告文学的同时,其主题思想、价值观念自然日渐扭曲与迷失。作家薛友津、龚正说,如今有一些报告文学作家,已经失去了最起码的原则,是非曲直往往人云亦云,“正是因为存在这些问题,使报告文学‘名声不佳’,乃至于很多作家不愿意写报告文学!”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王晖指出,如果报告文学缺少了揭示与反思,那就没有存在的必要,“哪些只是过眼烟云,哪些是传世经典,文学史上自然有一杆秤。”如今,文学界流行的“非虚构”文本,包括了传记、回忆录、口述实录、纪实散文等各种体裁。报告文学不一定要追赶“非虚构”的时髦,而是要加强自己的“问题意识”,更要关注现实、直面现实,做社会与时代的“守望者”与“审视者”。王晖举例说,徐迟当年写《哥德巴赫猜想》,到陈景润供职的单位采访,单位领导却把陈景润作为“反面典型”,建议徐迟不要写他,徐迟不予理睬坚持采访陈景润,在令人震撼的细节基础上,烙上了自己的思考与审视,“《哥德巴赫猜想》因此成为社会与时代的先声、一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报告文学作品。”

  克服功利浮躁,报告文学亟需拥抱时代

  采风活动中,作家们结合自己的创作实际,强调报告文学在“一日千里”的今天,尤其要深入现场、直抵真相,从而拥抱时代。作家傅宁军回忆了自己2008年在汶川地震现场的采访经历,“每天钻在山沟里,多次经历余震,好几次都是‘死里逃生’。”作家徐良文、赵长国、雪静表示,报告文学作家尤其要在困难面前坚定信念,在浮躁面前不改初心,“无论人文历史还是社会现实,报告文学作家一定要追求真理。”作家张晓慧、李锋古、王成章认为,报告文学的兴盛,预示了一个时代的进步。作家尤其要加强自己的人文素养,深入研究历史与社会,“能否贴近现实生活、能否用光明驱散阴霾、能否用真美善战胜假恶丑,这对报告文学来说尤其重要。”

  报告文学是一种“行走的文学”,与会者深入中哈物流基地、新东方集装箱码头采访,并与港口干部、职工交流。活动过程中,大家就报告文学的相关问题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作家刘晶林、王振山、景民认为,在当前形势下,报告文学界一定要“重整队伍”,通过各种组织、采取各种活动,创造条件让作家能够真正走向“第一现场”。省作协副主席、报告文学工作委员会主任张文宝强调,近几年的报告文学中,写历史题材的比较多,反映现实题材的比较少,有的写现实题材的贫乏又缺少深刻性。这看起来是一个学术问题,实质上是一个创作态度问题,“今天,时代正在高歌猛进,需要报告文学更好地为现实生活、为时代服务,把时代精神‘报告’给人民群众。时代在跨越式发展,报告文学对时代性、真实性、思想性的要求就更为鲜明和强烈。”

  本报记者贾梦雨

标签:

责任编辑:高利平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