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文化 > 收藏 >正文

当代水墨艺术家成交 TOP10

来源:   作者:  2017-01-04 10:15:48
2016年度水墨艺术家最高价作品TOP10

  2016年艺术品拍卖市场,近现代书画和古代书画在精品和企业藏家的双重助力下强势回归,而当代书画板块依然在进行结构性调整,无论是拍卖行还是藏家都在尝试更多的路径和选择。从雅昌艺术网所梳理出的当代水墨艺术家成交榜单中也可以发现,前几年炙手可热的体制内艺术家名单几乎不见了踪迹,上榜名单出现“大洗牌”。

2016年秋拍当代水墨艺术家最高价作品TOP10
2016年春拍当代水墨艺术家最高价作品TOP10

  这份当代水墨艺术家(在世)个人拍卖最高价TOP10榜单,我们抽取雅昌艺术网市场监测中心中国书画样本公司,对每一个艺术家本年度的拍卖最高价进行抽取,不做重复选取,时间范围为2016年1月1日到2016年12月27日。(不完全统计)

  当代书画市场的结构性调整

  板块轮动是艺术品市场的一大特点,在当代书画板块而言,近几年,受市场大环境以及反腐的影响,与其说是市场出现疲软态势,倒不如说是在完成一次“挤泡沫”的过程。由于当代书画作为礼品的特性,不免会有资本介入炒作名头,炒作大师。在山东某书画市场就存在这样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一位艺术家如果有美协、书协头衔,价格加500元,机构顾问又可以加价多少,一个艺术家的润格竟被这样计算出来,至于这位艺术家的艺术水平,作品的水准都在其次了。

刘国松 2014年作 《风雪之舞》 1000.5万元成交 北京匡时2016秋拍

  2014年当代书画市场进入深度调整期,首先被市场淘汰的则是这些完全靠头衔捞钱的艺术家。其次,一线艺术家的应酬性作品逐渐被市场所淘汰。雅昌艺术网自2012年春拍推出“艺术家榜单”系列,纵观每一季的当代书画拍卖前十,上榜名单都是书画圈炙手可热的艺术家:王明明、何家英、贾又福、范曾、刘大为等,而在本季的艺术家榜单中,这些艺术家几乎不见了踪迹,意外出现了几位“陌生人”:邢东、林永松、刘丹、萧瀚、刘人岛。其中有四位艺术家在市场不景气的当下,还创造了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邢东2016年作《喜从天降》1840万成交;林永松《想得故园今夜月》713万元成交,刘丹2008年作《罂粟花》以692万元成交,刘人岛《水墨放浪由秋韵》424.8万港元成交。这一榜单排序确也验证了中国嘉德近现代当代书画部总经理戴维的观点:“当代书画我们一直认为目前的市场调整并非周期性的,而是结构性的。”

  在市场调整阶段,对于古代艺术品而言毫无疑问是选择经典作品和在美术史上有重要地位的艺术家的精品,但对于当代书画而言,不论是拍卖行还是藏家都无法笃定哪位艺术家会最终被历史所记载,因此大家都在尝试不同的路径和选择。就本季拍卖所诞生的“新星”而言,并不是市场的主流反应,比如,林永松在今年共上拍5件作品,并经由北京翰海一家公司推出;刘人岛也是上拍了5件作品,多数在保利香港推出;刘丹虽然有不错的学术和一级市场的基础,但今年推出的13件作品,除1件手稿在中国嘉德上拍外,其余的均在香港市场,可见各家拍卖行的策略以及市场布局大有不同。

王明明2013年 《西园雅集图》以276万元成交 中国嘉德
王西京2014年作 《竹林兴会图》以299万成交 北京保利

  而作为支撑起当代书画大半边天艺术家:范曾、王明明、何家英等,他们毕竟有着多年的市场基础,虽然在市场调整阶段价格有所缩水,但是对于价格合理的作品,还是会有藏家买账。2016年秋拍,嘉德推出王明明2013年《西园雅集图》以276万元成交,北京保利推出的王西京2014年作《竹林兴会图》以299万元成交,这两件作品都跻身2016秋拍十大成交榜单中,也是某种程度上的一种回归吧。此外,中国嘉德更是选择范曾90年代作品《祥鹿图》放在“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近现代”专场,最终以713万元成交,成为今年第三贵的当代书画作品;同时嘉德在当代书画专场中还特别策划“贾又福山水专题”,虽然没有创造高价,但是5件作品全部超估价成交,这也是拍卖公司对于当代书画的市场建构所作出的努力。

  新水墨回归理性低价拍品成主流

  2012、2013年,新水墨在一二级市场的共推之下红得发紫,但一直没能大规模突破传统国画的防线集体进入当代书画TOP10榜单中,在2016年终于有了突破,本季榜单中有四位“当代水墨”艺术家上榜:刘国松、刘丹、徐累、娄正纲,且刘丹2008年作《罂粟花》692万创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娄正纲《自然》414万成为艺术家拍卖第二高价作品;徐累2009年作《月落》448万成交,成艺术家第三高价拍品。那么,问题来了,在2012、2013年当代水墨市场最好的时候,这些艺术家都未能入围,为何在市场调整阶段,当代水墨艺术家却集体反弹了呢?我们在前面也分析过,当代书画关注热度下降,之前市场上炙手可热的艺术家成交价格缩水或者没有精品上拍,导致艺术家个人单件作品成交价降低,无缘该榜单;其次,其三,收藏当代艺术的藏家也会选择当代水墨,市场范围相对传统书画更加广泛。

  然而从大盘来看,当代水墨经过两年的市场热度回归理性,部分艺术家的作品也有回落。徐累《月落》2015年在保利香港拍得476.13万元,时隔一年,在上海保利华谊首拍中,在估价降低的情况下,以448万元成交,成交价较之前缩水5.9%,且今年徐累作品上拍14件,其中6件流标。其次,从专场角度来看,拍卖公司不再单独推出“新水墨”专场,北京保利自2015年春拍推出的“水墨SHUI MO”专场也在今年秋拍取消,在当代水墨专场中挑选的新水墨、新工笔作品估价也多在15万元以下。中国嘉德更是在春拍时就推出ink +的小专题,以八千元超低起拍价推出年轻一代艺术家作品,12件拍品全部成交,其中徐华翎《之·间4 》以23万元成交,成为该专题的最高价;秋拍推出的12件也是全部成交,2005年作《少女》16.1万元成交。而其余的新水墨作品估价也多在10万元之间。“买家的眼光越来越挑剔,不再是现场争夺的状态,完全是按照作品面貌来判断,10万元以下的拍品成为市场主流,对于之前价格水分太大的艺术家,现在是市场重新定位的过程。”

  刘丹上拍13件,流标3件,总成交1522.7万元。

刘丹 2008年作《罂粟花》692万 香港蘇富比 徐累 上拍14件,流标5件,总成交2748.55万
徐累2009年作 《月落》448万成交 保利华谊 娄正纲 上拍4件,流标1件,总成交839.5万元
娄正纲《自然》414万成交 中国嘉德

标签:

责任编辑:高利平

今日推荐